城市的喧闹几近令我生厌,好在清明一过,受朋友之邀,我们一行四人驱车前往皖南泾县桃花潭。据说桃花潭因李白一首(赠汪伦)的诗而得名,不过这不是唯一吸引我的理由,主要还是我的一位学长,多少年前,不顾四邻的反对,一意孤行拖家带口地远离尘嚣,在所谓的一方净土桃花潭镇大兴土木,活脱成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现代版陶渊明。其精神神勇可嘉,其行为草率可责。古有朝上为官者因失宠而获罪遭贬,远离庙堂,隐逸于江湖,寄情于山水,以饮酒作诗为趣。吾兄重来就是在野之人,学富五车满腹经纶,其抱负远大却励志不仕,如此性情中人,为何埋名于山水之间甘当一寓公?带着诸多不解和疑惑,向桃花潭进发。。。。。。

  经网上搜索,全程区区317公里,按现在的座驾和路况,至多三个小时车程,其实不然,我们用了差不多五个小时。江苏路段约占全程三分之二,用时却只有三分之一,一水儿的高速,要想不快都不行;安徽路段相差甚远,说是国道不如江苏省道,说是省道实为乡间土道。人的情绪有时难以捉摸,你选择快捷舒坦,就意味着放弃迟缓颠簸,在时间富裕时,前者给人的感觉就是白开水一杯,倒是后者犹如陈酿老酒,浅酌慢饮,其中的滋味妙不可言。富人常感时间不够,我唯有时间,颠簸在皖南如诗如画般青山绿水之间,让依山傍水的古老徽派民居像3D电影那样一幕一幕闪过眼前,即使身无分文,一样觉得非常富有,毫不夸张地说,此刻我拥有天地,拥有时空,拥有金不换的小国寡民心态。

  一路风尘,一路遐思,我们抵达桃花潭镇已是掌灯时分。夜幕下桃花潭美景不在,于是直接去了老兄家。谁知老兄不在家,没准又去何处云游传道了,偌大的一座院子撂给别人打理。未能与久违的老兄照面,不免有些扫兴,既来之,则安之,我很快调整好情绪,尽量拾起来时的那股劲道,听从其“入室弟子”略尽地主之谊。

  我们下榻于近水楼台酒家,酒店老板与吾兄是故交,见其同学到访特设家宴款待。席间觥筹交错,推杯换盏,酒过三巡,菜入五味,在酒精和秉性的双重作用下,宾主之间一下子拉近了距离,彼此的认同如同故友。这样的酒喝得舒心,舒心的酒千杯万盏都不醉。我们几个都是“酒经沙场”的老革命,在官场上喝酒是为了名,在商场上喝酒是为了利,今日之酒不为名利,只为一个义字;忠义之人不仅胆量大,酒量也大;并非真的酒量大,实为秉性使然。何谓义,就是侠肝义胆,就是仗义疏财,这是一种古老的认知,一种朴实无华的认知,同时也是一种濒临灭绝的稀缺认知。有幸的是,在那不太遥远的地方,在“桃花十里,酒店万家”的桃花潭镇,在徽派民居蔚然聚集的乡野老街,依然大量保持着这样的认知。

  初识桃花潭完全缘于一种巧合,有点“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意味。次日大清早,宿酒新枕一夜未眠的我,晕晕乎独自离席步入户外;蒙蒙细雨洗净千年石板路,融融春风撩得满眼新绿和嫩黄。我漫无目的拾阶而上,在一箭之遥的地方,有一座砖木结构门廊;门是敞开的,可能从来就没有关过,透过它一幅烟波江上远山图依稀可见;我有些意外,甚至吃惊,眼睛为之一亮,精神随即振奋,便三步并作二步赶到门前。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巨石,上面赫然刻着:桃花潭。

  就这样让我撞上了桃花潭。回眸来路,距我入住酒店不到百步。早知如此,昨晚何不与她相伴到天明,事既如此,就不能再错过眼前的桃花潭了。我全然没有理会四周的美景,径直行至潭边仔细打量:潭水清冽,深不盈尺,潭底有小鱼游弋;稍远些,大片潭底露出水面;再远一些,桃花潭就静静地消失在晨雾里;在视线的尽头,隐现出逶迤起伏的山丘,其间白墙黑瓦的马头墙隐约可见。桃花潭的确很美,它既有自然之美,又有民俗之美,宛如一幅水墨民俗风景画;画中有山、有水,山中有人家,水里游鱼虾。有人说九寨沟之美天下无双,我却有不同看法,我以为她貌似天仙,但不食人间烟火。

  桃花潭以李白的诗而闻名天下,“桃花潭水深千尺”却与实际大相径庭。我眼前的桃花潭,深不盈尺,有的地方还潭底朝天。我以为此现象不是到了今天才有的,即使在诗人生活的那个年代,潭水也不可能深千尺,这是由它本身地质结构和周围的水文资源决定的。它更像一个滩,经山水长期冲刷而成;滩底不会一样平整,凹下去的地方形成潭,凸出来的地方垒起小沙丘;水是流动的活水,水满则溢,源源不断地流进清弋江。每逢雨季,充沛的水量足以将整个桃花潭注满,水面顿时波澜壮阔,蔚为壮观;每逢枯水期,山水断流,就成了眼前这个样子。不过桃花潭久旱不枯。诗人不完全是自然主义,更多的是极富浪漫主义情怀,在他的眼里,任何客观事物都可以主观情绪化,都可以通过必要的夸张和提炼达到艺术真实。桃花潭水虽不深,一样笑看天下水,有道是:“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李白一句点睛之笔,犹如潭中蛟龙,令当今朝野上下文人墨客趋之如骛。吾兄不仅仅到此小栖,还置地造房欲终老此处。有的开发商慧眼独具,在桃花潭的上游淘到一块低于成本价的风水宝地,筑巢引凤,搞了一个画家村,其规模之大、环境之美、设施之优、配套之全,与京城国宾馆相比也毫不逊色,据说有位身价上亿国宝级绘画大师在此也拥有一栋豪宅。万没有料到桃花潭如此有人缘,她毕竟偏于一隅,交通也不十分便利,她能够成就今日之气候,除了山水之美外,李白那首千古名诗更是功不可没,到如今也已成为妇孺皆知的广告词了。

朱自清散文集好词好句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