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心听风,未尝不可

~~~读川北藻雪《盲女》

文/冰心茉莉

自前几年无意中走近文学圈子,我才近距离接触我们身边的文学才子:川北藻雪。在新浪博客里读到他的文字,看到他的交流圈子,才知道他这个网名可不是浪得虚名,在文学圈里早已经大名鼎鼎,花开遍野了。

经了解,川北藻雪原来也是同门师弟,曾从教,后进入政府部门。不过他的诗歌和散文,早已经高了我好多个级。他的文字都推崇深度意向,含蓄,隽永,绝不是我这等浮在文字表面的低年级学段水平。他的形象也带着深深的文学烙印,戴着近视眼镜,说话慢条斯理,不愠不火。似乎每一句话都经过深思熟虑才从嘴巴里蹦出来一样,绝对看不到他的激进与冒失。

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个文友在丝绸公园散步,我曾经把我跟他的写作做了一个比喻来对比:如果说我的写作就像刚刚画对了一片树叶的颜色和形状,有着初学者的欣喜,那么我的偶像~~~川北藻雪,你的文章,可以说已经是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了。他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