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宝贵,将军血染斑

  秋日,登上山东威海刘公岛这座曾经的清朝北洋海军重地,我想到了著名作家冰心的一则旧事。冰心晚年时,曾打算撰写一部纪实性的长篇之作《甲午战争》。老人多次提笔,可是一个字都没有留下。不是因为老,因为病,而是因为每次提笔,冰心都禁不住老泪纵横,哭得完全不能下笔,纸上唯有落下的泪水。

  冰心的父亲谢葆璋是北洋海军军官,曾参加过甲午中日海战,在刘公岛目睹了北洋海军的覆灭。父亲以身体力行的方式,向冰心讲述了甲午海战中中国士兵的英勇无畏以及战争的惨烈,冰心耳濡目染,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冰心悲愤的泪水,有着复杂的家国情感,包含了对英雄前辈的绵绵追思。如果她的《甲午战争》写就,字里行间会出现哪些为民族独立抛头颅、洒热血的民族英雄呢?

  走入岛上的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陈列馆,我在“左宝贵血战玄武门”展示区域驻足良久。左宝贵(1837年-1894年),生于山东省平邑县,回族,是甲午战争中壮烈殉国的第一位清军高级将领。他应该会是冰心老人浓墨重彩塑造的人物。展区里的雕像,将左宝贵胸部中弹的一刻定格成永恒:血色硝烟中那不屈的身躯,左手捂住胸口,右手牢牢地抓着战损的速射炮,身旁是倒下的将士、残缺的城墙。《清史稿》中写道:“中东之战,陆军皆遁,宝贵独死平壤;海军皆降,世昌独死东沟。中外传其壮节,将其与邓世昌并称‘双忠’。”置身于这样的场景,我分明看到了一种象征,那是中华儿女百折不挠、宁死不屈的象征,这位与邓世昌同样忠勇的英雄,用自己的热血和生命写下了中华民族抵御外侮的不朽篇章,他那动人心魄的姿态会在每位来访者心中刻下永远的记忆。

  左宝贵幼年时父母双亡,生活贫苦,投身军营前因避祸迁居江苏淮安。在清军中,他历任千总、游击、副将、广东高州镇总兵等职,并以提督记名。1894年的甲午战争爆发后,左宝贵从驻防地奉天(今辽宁沈阳)率军入朝,进驻平壤,增援驻朝清军。担任平壤清军统帅的叶志超贪生怕死、畏缩怯战,致使清军失去了许多有利战机,最后竟想弃城逃跑。对此,左宝贵怒发冲冠,曾指着叶志超等一群败类痛骂道:“若辈惜死可自去,此城为吾冢矣!”9月15日凌晨,日军对平壤发起总攻,主攻方向就是左宝贵部负责防守的牡丹台、玄武门一线。左宝贵沉着指挥,将士合力杀敌,英勇奋战,在多次击退日军的疯狂进攻后,终因寡不敌众,牡丹台最终被日军占领。见此危急情形,在玄武门上督战的左宝贵,换上御赐的黄马褂及顶戴,立于玄武门城头,亲自操炮对敌猛轰。部下纷纷劝说左宝贵脱下朝服,以免被敌人发现他的位置。但左宝贵坚定地说:“吾服朝服,欲士卒知我先,庶竟为之死也。敌人注目,吾何惧乎?”这无比悲壮的举动,极大地鼓舞了部属士气,将士们拼死阻击,致使日军大量伤亡。激战中,敌人的炮火击中清军大炮,左宝贵被弹片击中,血染战袍。他包扎好伤口,继续指挥作战,但很快又被流弹击中,这一次他倒下了,带着遗恨倒下了。

  左宝贵殉国后,营官杨建胜欲带着他的遗体冲出重围,但混战中杨建胜也壮烈殉国,两位英雄的忠骸均不知下落。最终,一些清军将士冒死搜寻,只找到左宝贵的一领血衣和一只朝靴。英雄殉难,感天动地。多年后,“雨夜七星门左将军之魂显圣”的故事,在朝鲜悄然流传。

  得知左宝贵的忠烈之举,光绪帝特作《御制祭文》哀悼:“方当转战无前,大军云集;何意出师未捷,上将星沉。喑鸣之壮气不消,仓猝而雄躯遽殉。”许多爱国军民也纷纷撰文悼念左宝贵,著名诗人黄遵宪在名篇《悲平壤》中,就写下了“翠翎鹤顶城头堕,一将仓皇马革裹”的诗句。

  英魂长留天地间,绝不会被岁月湮蚀。山东平邑为左宝贵修建了衣冠冢,江苏淮安以及扬州也为左宝贵修建了衣冠冢,还有许多他曾留下足迹的地方兴土木、勒碑刻铭,为之倾注殷殷之情。如今,这些遗迹也都成为了受保护的文物。除了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陈列馆,左宝贵的遗像和一些遗物还作为重要馆藏,陈列在多家博物馆。1992年,山东平邑又为左宝贵造像,一方坚实的花岗岩凸显了英雄伟岸的雄姿。这何止是树起了一尊造像,更是树起了中华民族的精神标高。

  左宝贵,是甲午悲歌中一节激越的强音,他赤诚报国的英勇事迹被广为传颂,写入多部文稿,成为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人。正在使用的部编人教版八年级历史上册,就有左宝贵的“人物扫描”。而早在1924年,一首《悼左宝贵》作为山西高小初中学生的范诗,被广为诵读。此诗的作者马骏是山西晋城籍抗日英雄。“各路军皆溃,将军血染斑。九联城下死,胜似曳兵还”的诗句,既是悼念左宝贵,也是马骏爱国情怀的写照。在抗日战争中,马骏与日寇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直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在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陈列馆,我还看到了清朝海军名将萨镇冰的相关内容,一位同样在刘公岛上留下奋勇杀敌印记的民族英雄,他是北洋海军中唯一一位看到新中国成立的高级将领。冰心的《甲午战争》虽是夙愿未竟,但她留下了描写这位爱国将领的文字《记萨镇冰先生》,开篇即是“萨镇冰先生,永远是我崇拜的对象……”1951年,中国人民志愿军打进汉城的消息传回国内,91岁高龄的萨镇冰老人挥笔作诗一首:“五十七载犹如梦,举国沦亡缘汉城。龙游浅水勿自弃,终有扬眉吐气天。”而这场战争,始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朝鲜仁川登陆,那是1950年9月15日。这个日子,正是左宝贵壮烈殉国56周年的忌日。星月轮回,悲剧绝不会重演。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保家卫国,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如果左宝贵地下有知,应该会和萨镇冰一样,扬眉吐气。

  走出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陈列馆,秋风徐来,吹走了海面上的薄雾,也抚慰了我难平的思绪。海那边的威海城区清晰地映入眼帘,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笼罩在秋日的暖阳里,散发着熠熠生辉的光。蓦然心动,“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左宝贵,将军血染斑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