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家的男人,总比没有成家的男人要成熟许多。然而著名诗人徐志摩,却是成家男性中的一个特例。1915年,由家庭包办,徐志摩与素未谋面的张幼仪成了亲。1922年,徐志摩认识了陆小曼,并在所有人的反对中与她走入婚姻的殿堂。张幼仪可谓承受了徐志摩年少所有的青涩,而陆小曼却让徐志摩褪去稚气,担负起了一个男人应负的责任。

  

  一、康桥邂逅1920年,秋天的一个的下午,在这浪漫的康河边上,一个淸瘦俊逸的青年,走进了中国国际联盟同志会驻欧代表林长民的家,他就是刚到英国不久的徐志摩。才华横溢的徐志摩成了林长民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下午茶的谈论是他们最大的乐趣。这时,总会有一个梳着小长辨的女孩,来回地为客人们端送茶点。她春山般的双眉,秋水般的眼睛,幽兰般的静谧,桃花般的梨涡……悄悄地走进了徐志摩心间。

  

  从此,徐志摩便成了林家的常客。林徽因聪明伶俐,饱读诗书,性格也很活泼,林徽因就像一盏淸茶、一缕花香、一汪清泉……让徐志摩坠入了爱河。那年徐志摩24岁,林徽因16岁。郎才女貌,互相吸引,随着两人交往越来越频繁,徐志摩逐渐意识到自己对林徽因的感情。可是,在这之前,徐志摩已经是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并且有一位名正言顺的妻子,但这并没有困住徐志摩,他毅然决然地决定要与张幼仪离婚,去追求自己的真爱。

  

  只是这样的爱情终究是以悲剧收场,后来林徽因经过理智的思考,和父亲一起提前回国了,而且是与徐志摩不辞而别。之后,二人常有书信来往,但徐志摩后来再见林徽因,已是四年后,期间,林徽因已嫁做人妇。二、暂别康桥1922年,徐志摩暂别康桥,从英国回到北京,与陆小曼相识。陆小曼是个才情兼备的女子,也是北京交际场里有名的交际花,她与徐志摩一拍即合,两情相悦。但是,两人的结合十分困难,也十分不被世人所看好,毕竟陆小曼是有夫之妇。

  

  后来,两人顶着巨大世俗的压力好不容易走到了一起,但婚后的徐志摩过得并不如意。由于陆小曼的病,又或是由于鸦片的侵蚀,陆小曼变得越发娇气、懒惰,早没了当初恋爱时的激情,似乎身上已没了灵性。但徐志摩为了使妻子心喜,就一味迁就她。

  

  徐志摩的父亲徐申如,出于对陆小曼的极度不满,在经济上与他们夫妇一刀两断。因此,徐志摩不得不同时在三所大学里讲课,课余还赶写诗文,以赚取稿费。当时,人均的年薪为五块大洋,而徐志摩一年即可挣到几百大洋,即便如此,他仍然满足不了家庭的花销。

  

  徐志摩时常觉得力不从心,加上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新月社”,也渐渐沦为上流社会里的高级俱乐部,徐志摩变得更加苦闷。爱情与理想的双重破灭,这更加使得徐志摩想逃离现实世界。但生活的压力迫使他很快清醒,继续努力赚钱养活家庭,担负起他应负的责任。三、再别康桥1931年,徐志摩到北京出席林徽因的建筑史讲座,飞行途中不幸遇难。正如他在诗中写道,“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徐志摩走了,带着对林徽因深深的爱。他这一生追求真爱,却无缘真爱,最后却为真爱而去,也算无憾了。徐志摩走了,带着对陆小曼的责任。徐志摩在世的前半生都不懂得责任,他懂得责任时,人已不在。

  

  徐志摩死后,林徽因把失事的飞机残片挂在卧室的墙上,直到离世。徐志摩死后,陆小曼不再出去交际。她默默忍受着外界对她的批评和指责。正如陆小曼在致志摩挽联中说;“多少前尘成噩梦,五载哀欢,匆匆永诀,天道复奚论,欲死未能因母老;万千别恨向谁言,一身愁病,渺渺离魂,人间应不久,遗文编就答君心。”很多事情无法回到过去,无法回到原点,生活中也有太多的无奈。徐志摩选择沉默地告别康桥,告别他的过去,告别他的青涩与轻狂,告别他的失望与无奈,告别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