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宁波网讯 因感情失意,年轻女子失联后窝在宾馆3天,家人朋友都找疯了。幸好有民警出手,找到女子并耐心劝说4个多小时,终于将她劝回了家。18日,海曙公安分局石碶派出所民警向记者讲了这么一件事。

5月13日17时19分,海曙公安分局石碶派出所接到一位女士报警,说她的朋友小刘(化名)已失联3天,敲家里门也没有人回应,很担心对方会出事。根据报警人提供的信息,派出所查到小刘入住了石碶街道的某宾馆,于是值班民警张哲文立即带领辅警驱车赶往。

据先行赶到的巡逻辅警说,他们到场时,小刘入住的宾馆房间门没有关,推门进去,房间的灯亮着,电视开着,桌子上全是空的矿泉水瓶和烟头。床上躺着一名女子,他们当即退出房间,喊话让其穿好衣服,询问她有否吃过饭,过了很久,女子才回答说没有。

“你发生什么事情了,可以跟我们说”“你身体有哪里不舒服么,我们可以带你去医院看医生……”民警张哲文等人到达后,一边试图与小刘交谈,一边去买了面包和矿泉水,让她充饥。小刘虽然愿意进食,却一直保持沉默。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无论现场民警、辅警怎么劝说,女子始终愣愣地坐在床边,没有发声,偶尔摇摇头,吃口面包,中途手机响了,她也不接电话。

很快,报警人也赶到了现场,从报警人口中得知,小刘很可能受到了情感创伤。辅警陈磊蹲下身,温柔地开导:“我们年纪差不多,没什么事好想不开的。再说身体是自己的,只有自己能照顾好自己,世界那么美好,活着才有意义呢。你看我也失恋过,现在不是照样过得很开心很快乐,真的,别亏待自己……”

听到动情处,小刘流下了眼泪,可还是不说话。3个多小时过去了,小刘终于开了口,她说自己感情受到挫折,3天前就开始窝在宾馆自我封闭。

说动了小刘之后,民警等人领她走出了房间,准备将她送回家。可是,小刘又改变了主意,不肯上车,还坐到了一旁的花坛边。辅警陈磊一看,也跟着坐了过去,又进行了一番劝导。半个多小时后,小刘终于愿意回家了。民警将人送到公寓楼下后,小刘哭着开了口:“谢谢你们,给你们添麻烦了!”宁波晚报记者王思勤 通讯员李绩

中国宁波网讯 因感情失意,年轻女子失联后窝在宾馆3天,家人朋友都找疯了。幸好有民警出手,找到女子并耐心劝说4个多小时,终于将她劝回了家。18日,海曙公安分局石碶派出所民警向记者讲了这么一件事。

5月13日17时19分,海曙公安分局石碶派出所接到一位女士报警,说她的朋友小刘(化名)已失联3天,敲家里门也没有人回应,很担心对方会出事。根据报警人提供的信息,派出所查到小刘入住了石碶街道的某宾馆,于是值班民警张哲文立即带领辅警驱车赶往。

据先行赶到的巡逻辅警说,他们到场时,小刘入住的宾馆房间门没有关,推门进去,房间的灯亮着,电视开着,桌子上全是空的矿泉水瓶和烟头。床上躺着一名女子,他们当即退出房间,喊话让其穿好衣服,询问她有否吃过饭,过了很久,女子才回答说没有。

“你发生什么事情了,可以跟我们说”“你身体有哪里不舒服么,我们可以带你去医院看医生……”民警张哲文等人到达后,一边试图与小刘交谈,一边去买了面包和矿泉水,让她充饥。小刘虽然愿意进食,却一直保持沉默。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无论现场民警、辅警怎么劝说,女子始终愣愣地坐在床边,没有发声,偶尔摇摇头,吃口面包,中途手机响了,她也不接电话。

很快,报警人也赶到了现场,从报警人口中得知,小刘很可能受到了情感创伤。辅警陈磊蹲下身,温柔地开导:“我们年纪差不多,没什么事好想不开的。再说身体是自己的,只有自己能照顾好自己,世界那么美好,活着才有意义呢。你看我也失恋过,现在不是照样过得很开心很快乐,真的,别亏待自己……”

听到动情处,小刘流下了眼泪,可还是不说话。3个多小时过去了,小刘终于开了口,她说自己感情受到挫折,3天前就开始窝在宾馆自我封闭。

说动了小刘之后,民警等人领她走出了房间,准备将她送回家。可是,小刘又改变了主意,不肯上车,还坐到了一旁的花坛边。辅警陈磊一看,也跟着坐了过去,又进行了一番劝导。半个多小时后,小刘终于愿意回家了。民警将人送到公寓楼下后,小刘哭着开了口:“谢谢你们,给你们添麻烦了!”宁波晚报记者王思勤 通讯员李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