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24日7时31分许,美国确诊超86万例,死亡超4.9万例。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餐饮业成为重灾区。自一月中国暴发疫情后,美国中餐业便受到影响。美国疫情暴发后中餐业雪上加霜,许多餐馆不堪重负,闭店歇业。
  现居芝加哥的美中餐饮业联合会主席胡晓军品尝了2020年开局的艰辛、不易,也见证了危难之时同胞之间的守望相助。一月底,美国中餐业同仁捐款捐物帮助祖(籍)国战“疫”;而后,芝加哥唐人街发生恶性治安事件使得中餐厅生意锐减,大家积极自救;美国发生疫情后,中餐业者又克服困难为一线工作者送去爱心餐。

  开年以来,他和美国中餐业同仁打满了三场战“疫”。他向记者讲述了这段故事。
  危机从1月下旬便开始显现
  我所在的芝加哥唐人街,尽管只有两条街,但它是全美发展最迅速的唐人街。这里不只有中餐馆,还有博物馆、图书馆、文化用品店等,吸引了很多游客到这里游玩,平时这里很热闹、很兴旺。
  中餐业是支撑芝加哥唐人街繁荣最重要的行业。自1月份中国疫情暴发后,受到一些负面宣传的影响,芝加哥唐人街游客锐减了80%,中餐馆同样受到影响,生意下降非常厉害。
  那时候,尽管自己的经营状况不乐观,但看到祖(籍)国疫情严重、防护物资紧缺,大家都非常揪心。早在1月20日,美国中餐学会便发起捐款倡议,呼吁大家为武汉等城市捐款捐物。1月30日,我们在芝加哥“老四川”市中心店举行了慈善酒会,大家都踊跃献出爱心。

侨会1.jpg

举办慈善酒会。图片来源:美国中餐学会
  有一天我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对方表示要通过我们为国内捐钱。我让他留下个人信息,他拒绝了,并告诉我如果再遇到困难,还会捐款。这让我很受感动。
  这次倡议募集了共7.7万美元的款物,分别捐献到湖北、四川和北京等地,支援抗疫。
  华埠枪杀案让餐饮业雪上加霜
  非常不幸的是,2月9日,芝加哥唐人街发生枪杀案,两名华人被非裔凶手枪杀。恶性事件让大家对唐人街安全状况的担忧加剧,本就有些冷落的唐人街此时几乎变成了“鬼城”。餐饮业更是损失惨重。
  我自己仔细算了一下,整个唐人街以300个商家来算,每家20个员工,就有6000个员工,相当于6000个家庭。这些员工基本都是服务员,靠小费为生,如果餐馆没有生意,他们也就失去了收入。另外,没有营业额,经营者没法付房租,持续下去就只能倒闭。

侨会2.jpg

芝加哥唐人街。《芝加哥华语论坛》报/张大卫 摄)
  鉴于此,我们决定采取行动。2月10日,由美国中餐学会发起的小区治安会议举行。欣慰的是,这次会议得到了主流社会的重视,伊利诺伊州众议员马静仪(Theresa Mah)、25区区长卢汉士(Buron Sigcho-Lopez)、11区区长唐信、芝加哥警局第九分局局长Don J. Jerome、州参议员Antonio Munoz等出席会议,与华社一同商讨如何维护唐人街治安。
  我们要求严惩凶手,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悼念逝者,并把大家对社区的建言和心声传达给政府,希望政府加派警力,维护唐人街长久治安。
  发起“我爱唐人街”活动
  芝加哥中餐业遭遇双重打击,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于是,美中餐饮业联合会发起了“我爱唐人街”活动,以此来宣传华埠,支持商业,繁荣社区。我们也希望传递一种信念,唐人街并非一些人所想象的那么危险,享用中餐是健康的,有益的。

侨会3.jpg

受访者供图。
  2月12日举办了第一场活动,唐人街所在区区长、市长办公室代表、州议员还有许多侨团负责人都参加了活动。地点选择在唐人街受冲击最严重的一家餐馆,活动当天成了这家餐馆自经营以来人气最旺的一天。
  唐人街是海外展示中华文化、展现华人形象的重要窗口。“我爱唐人街”活动不仅是为了让商家有些生意挣点钱,更重要的是要传达一种战胜困境的信念,并通过客人、媒体和政要把唐人街的真实情况传播岀去。

  后来新冠病毒在芝加哥暴发后,“我爱唐人街”的活动暂停了,疫情结束之后,我们还会继续举办。
  为一线工作者送去“爱心餐”
  美国疫情暴发后,多地关闭了餐厅堂食,大部分餐馆销售额下降了50%—90%。很多中餐馆采取家庭式经营,疫情发生后,一方面担心自身安危,另一方面担心餐馆无法做到科学防范,从而影响到客人和员工。因此,很多中餐馆都闭店歇业了。
  这时候闭店能为经营者省去了不少麻烦,但大量餐馆关闭也让许多一线人员用餐无法保障。我们“老四川”餐馆的老顾客都希望餐馆继续营业,继续为社区提供服务,于是外卖一直没有中断。
  三月下旬,我在餐馆遇到一位来取餐的护士,得知一线人员几乎忙到没时间准备三餐,连来取餐都很困难,于是我下决定,从自己旗下的“老四川”餐厅开始,免费为一线人员送爱心餐。

侨会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