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宇宙本周发布了一则全新的故事《脆弱的遗赠》,目前国服还没有汉化,总体来说,这个故事是一个发生在过去的事情,讲述了娑娜养父死亡后的葬礼。《脆弱的遗赠》的POV视角是乐斯塔拉,她是娑娜养父巴雷特的妻子。在哀伤之门的战役中,巴雷特不幸逝世了,嘉文三世决定为他举办一场隆重的葬礼,这个故事的大部分剧情都是讲述了乐斯塔拉在葬礼上的遭遇,并且穿插了一些回忆,比如她和巴雷特的相恋、她和娑娜的相处。

英雄联盟中最感人的爱情故事,但却造成德玛西亚的禁魔悲剧

  由于故事是从一个丧偶女人的角度出发,整体行文自然是充斥着情绪,甜蜜的记忆和痛苦的现实交叠在一起,还有她对未来的担忧。乐斯塔拉的性格则是坚强又感性,属于比较有己见的女子,否则她也不会拒绝了巴雷特的四次求婚,并且敢于向国王嘉文四世进行谏言。但《脆弱的遗赠》并非只是讲述这对夫妻的感情,更多是补全了德玛西亚的禁魔设定,并且让我们对部分角色的人物故事和性格有一个更好的理解,是一篇完成度很高的作品。

  这里则是提供一些故事背景和Sara的个人解读。

  哀伤之门战争事件

  首先,我们需要先知道英雄联盟宇宙的基本时间线。

  在诺克萨斯日历984年,大统领达克威尔宣布大举进攻艾欧尼亚,也就是英雄联盟宇宙的重要大事件,第一次诺克萨斯vs艾欧尼亚的战争,这次战争牵涉了非常多的角色,基本上这两个地区的英雄都有相关故事线。娑娜虽然被归类到德玛西亚地区,但她其实是一个艾欧尼亚的孤儿。娑娜是在艾欧尼亚的修道院长大,她是一个哑巴但可以使用远古遗物瑷华,来弹奏出一些动人的歌曲。

英雄联盟中最感人的爱情故事,但却造成德玛西亚的禁魔悲剧

  当诺克萨斯军队入侵后,僧侣们将孩子们送到德玛西亚。德玛西亚的僧侣叫做“光照者教团”,他们有怜悯之心,教团成员巴雷特和乐斯塔拉暂时收养了九个孤儿,三个月后其他孤儿都离开了,只有娑娜留了下来。乐斯塔拉是一个贵族后裔,巴雷特则是嘉文三世最信任的朋友,他在离开战场后成为了一名牧师。

  娑娜在巴雷特家族成长的几年中,艾欧尼亚的战场发生了很多大事件,斯维因得到恶魔力量后,在989年发动了政变,推翻了达克威尔的统治。他随后宣布放弃占领艾欧尼亚的计划,建立了崔法利议会来统治整个帝国。而诺克萨斯和德玛西亚属于邻国,双方的关系非常紧张,大约在990年时,两国在边境哀伤之门爆发了战争,巴雷特前往前线治疗伤员,但他在战争中不幸逝世,无畏先锋遭到了诺克萨斯的重创。

英雄联盟中最感人的爱情故事,但却造成德玛西亚的禁魔悲剧

  《脆弱的遗赠》的故事发生在巴雷特死亡三周后,在巴雷特的遗体运回后,嘉文三世想立即举办葬礼。但乐斯塔拉则是劝说他先举办高级元帅的葬礼,元帅和其他英雄被葬在了德玛西亚的英勇之厅,这里是用来纪念阵亡将士。巴雷特生前乐于行善,有很多民众前来送行,嘉文三世在下周开放普通人吊唁英勇之厅,而葬礼这天来的都是贵族名门和政治巨头,毕竟巴雷特所在的家族也是德邦名门。

  故事里提到的角色

  出现在这次葬礼的人物中,有几个值得关注。

  第一个是米迪尔女士,她是光照者教团的治疗师,也是巴雷特唯一女儿卡欣娜的导师。卡欣娜在这次葬礼后选择放弃继承家族,而是追随父母的意志成为光照者骑士,一旦成为光照者骑士将会终生不嫁不娶,并且放弃继承家业。卡欣娜后来推荐了拉克丝加入光照者教团,并不清楚米迪尔女士是否成为了拉克丝的导师。

英雄联盟中最感人的爱情故事,但却造成德玛西亚的禁魔悲剧

  第二个是奎因,两年前巴雷特带领狩猎队前往厄文戴尔进行打猎时,他们雇佣了奎因和奎因的哥哥卡莱布担任向导。他们从巨型食齿兽中救下了巴雷特,然而卡莱布却被杀死了,奎因陷入了消沉。后来奎因救下了雄鹰华洛,重新点燃了斗志决定成为骑士。而乐斯塔拉担任了奎因的赞助人,而她这次来到首都时刚好赶上巴雷特的葬礼。乐斯塔拉答应了奎因的请求,向刚成为元帅的缇亚娜提出请求,奎因很快就成为了德玛西亚的游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