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倾盆,巨石滑落,屋倾楫摧,群众生命财产岌岌可危……

2017年9月25日,安康平利县八仙镇连续发生强降雨,仁溪沟村是这次暴雨降雨量最大的地区,受灾最为严重。全村范围内多处山体滑坡,发生泥石流,群众生命财产损失巨大,部分村民伤亡、多间房屋倒塌、多处道路农田严重被毁。

八仙镇仁溪沟村是平利县委县政府确认的深度贫困村,是西安思源学院“两联一包”的脱贫村。暴雨灾害发生后,汛情、灾情牵动了西安思源学院全校师生的心,学院派驻该村的扶贫干部杨爱、潘满良同志和八仙镇干部、仁溪沟村干部和群众一道,组织群众转移,抢救受灾群众,排水排淤,不顾洪水、泥石流等威胁,将自己的生命安危置之度外,顾不上吃饭,顾不上休息,义无反顾投入到抢险救灾第一线工作中,在暴雨洪水中筑起一道“生命屏障”,奏响了一曲共产党员心系百姓,不怕牺牲的动人乐章。

时光如梭,转眼到了2019年10月,仁溪沟村接受八仙镇政府的核查验收,已经基本实现脱贫摘帽,达到贫困村退出标准并予以公示。即将结束这场脱贫攻坚战,思源扶贫队驻村“第一书记”潘满良感慨不已,翻开两年前的日记,那场洪灾历历在目,成为他扶贫路上最深刻的记忆……

 

思源扶贫队队员装运救灾物资

刚到帮扶地,便遇连阴雨

回想起三年前,教师节过后学校领导找我谈话,说是经过商议决定让我去安康扶贫。

扶贫?在学校管理岗位上工作了近二十年的我此时有些茫然,具体都做些什么?怎样去开展工作?

初次来到巴山深处的平利县八仙镇,山大沟壑深,云雾绕山头,溪流遍布沟沟岔岔,觉得蛮有新鲜感。村委会还在建设中,我和我校的杨爱老师就临时住在镇林业站的一间仓库里,住了几天,几乎天天都在下雨,路上不时可以看到从山上滚落的石头。虽然我生长在农村,但是习惯了平原地区生活的我看到路上横流的雨水和滚落的石块,也是感到心有余悸。

记得那是9月25日,是个周六,雨还在不停的下,一大早起来,雨下的更大。说好的我这天准备回西安,取一些秋季的衣服、被褥再回来,8点钟班车我得提早一点赶到车站。举着伞出门,走出去大概二十来米,裤腿全湿了,这么大的雨啊,我退了回来,我想不行了就坐下班车。

 

奋战在救灾一线的思源扶贫队杨爱、潘满良同志

灾情就是命令,是党员的都上来

“村里出事了,村里出事了……”

大概十点钟,许多村民奔走相告,说是村里出事了,此时我神经已下子就紧张起来了。听村民们讲,说是村子有户人家房子垮了,人被压在房子下面了!

灾情就是命令,灾区就是现场。听到消息后,我赶紧跑到对面的商店里,买了一双高筒雨鞋,穿上镇里干部送来的塑料雨衣,和我校的另一位驻村的杨爱老师急忙步行进村。

我们的住所距离村里有八公里,平时虽然难走,但越野车还是可以缓缓到达村委会的。因为雨水冲下太多的石块在路上,看来只有步行了,大约12点钟,赶到村子一组的出事地点。了解后才知道,这家户主叫王奎,在外地打工,被垮塌房子底下压的是他嫂子,当山上洪水奔下来时,这女人让自己的婆婆躲在树后边,而自己却被泥石流冲垮的房子埋在了里面。

灾难发生了,先救人!

此时很多村民自发从家里拿来工具挖着泥土,我们赶到时已经有七八个人,还不时的有泥水往下流。泥石流,我只是以前在电视上见过,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暴雨冲毁路面,从路这边儿到那边都过不去,山上的水还在不停的咕咕地往下流。

哪里灾情最严重,哪里就有党员在战斗。救人要紧,时间就是生命。二话不说,我们便拿起铁锹上前去,谁知一脚踩下去,泥沙就没过了膝盖,拔出腿来,不见鞋子了。站立不稳,只能光脚踩着泥沙救援。虽然才九月,但山里的雨水冰冷刺骨,但我们顾不上这些,伸手拉出鞋子,另一只又陷了进去。后来得知消息的村民来的更多了,但近乎一半的人站在边上看却不敢近前。

“是党员的都上来!” 驻村工作队长张灯喊了一句,“你们看人家大城市来的老师都不怕,咱们还怕什么,一定注意自身安全,赶紧把人救出来!”

后来,有人搬来梯子,顺着梯子爬过去,镇上的武装部也叫来他们20几名队员展开救援。4点多,有人送来了方便面,大家便换着去吃点方便面,但挖土仍然没有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