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五个少年如何炼成出口成诗

长沙第三届青春诗词大会决赛,中雅培粹5人团获团队冠军,两名队员进入个人5强

长沙第三届青春诗词大会决赛 中雅培粹5人团获团队冠军

6月27日,获得长沙第三届青春诗词大会决赛团队冠军的中雅培粹学校五人团队。图/受访者提供

无论是《红楼梦》里芦雪庵赏雪诗会,还是董卿主持的诗词大会,都因为其雅致特别而让人心生向往。高考放榜,满腹诗词歌赋的诗词大会冠军武亦姝被清华大学录取,成为佳谈,占据热搜榜。在长沙中小学校园里,也有很多热爱诗词并且才艺超凡的同学。6月26日,长沙第三届青春诗词大会决赛,中雅培粹学校的5人团获得团队冠军,其中两名队员进入个人5强,等待9月的终极PK。面对海量的诗词,他们是如何做到张口即来、应用自如的?

腹有诗书经常“语出金句”,飞花令、诗词接龙张口即来。6月26日,长沙第三届青春诗词大会决赛,长沙市中雅培粹学校的五人团获得团队冠军,其中两名队员在个人决赛中表现优异,打入全市个人诗词排名赛前五,并将在9月的颁奖典礼上展开巅峰对决。

这些惊艳诗词大会的少年,是怎样炼成的?据了解,他们都是中国古诗词的“铁粉”,不仅喜欢背诗、吟诵,还喜欢自己填词写诗。

飞花令、诗词接龙张口即来

诗词大会决赛现场,长沙市中雅培粹学校代表队稳扎稳打,一直稳居团队排行榜首位,最终五位诗词少年(文奕、王子轩壹、丁入凡、曾卓群、蒋雨杉)力挫群雄,斩获长沙市诗词团体赛决赛冠军。文奕、王子轩壹也在个人决赛中表现优异,打入全市个人诗词排名赛前五,并将在9月参加2019年第三届青春诗词大会颁奖典礼,以飞花令的形式展开巅峰对决,现场争夺冠亚季军。

带队老师朱柳斌介绍,五名参赛选手都是经过层层选拔脱颖而出的。每个班级通过飞花令的形式角逐出冠亚军,年级通过严格笔试选出18名种子选手,最后再经过系列比赛,确定了五位代表学生人选,分别是初二年级的文奕和初一年级的王子轩壹等同学。

这5个人都是中国古诗词的“铁粉”,平时他们都钟爱传统古诗词,不仅喜欢背诗吟诵,还喜欢自己填词写诗。采访过程中,文奕和丁入凡诗兴大发,一人一句接龙背了白居易长篇叙事诗《长恨歌》,三分多钟,一气呵成。据说很多时候他们张嘴就来的诗句,老师都不一定接得上。

一年多时间储备了500多首诗

“破暖熏风滢溪堤,鹈鴃数声暮长啼。炎溽炽暑暝色毕,季夏三月哀空息。”很难想象这样细腻的诗句出自一位帅气小男生之手,这几句诗节选自文奕的作品《腐草为萤行》,在校园自创诗词大赛中,他的这篇作品获2万多票,成为最受同学们喜爱的诗。文奕的诗词起步较晚,刚进初一时,老师注重诗词,向同学们介绍诗词的美好和深厚。文奕热爱诗词的大门一下被打开来,喜欢上诗词就一发不可收拾。他每天都会背一两首诗,哪怕最紧张的生地会考期间也不例外。“他妈妈常‘吐槽’,文奕总是在生地备考资料和诗词集中选择后者。”朱老师说。很快,他诗词储备量超过500首,他也热衷于背些不那么有名的诗,飞花令时他脱口而出的常是一些冷僻的诗句,让同学们佩服不已。

丁入凡现在读初一,不过她诗词启蒙得很早。5岁时,爸爸给她读了一首岳飞的《满江红·写怀》,她当时就被吸引住了,觉都不肯睡,当晚就把这首诗给背了下来。爸爸见她有兴趣,有意识教了她更多的诗。妈妈是大学语文老师,参与编写了一本《千家诗》,妈妈常拿着自己编的书,一首首解释给女儿听。兴致来了,母女俩也会背诗、玩飞花令。“一开始,我妈妈都能赢我,但很快她就不是我的对手了。”

诗词背后

他们是诗词高手,也是理科学霸

朱老师说,别看这5个同学是诗词高手,就以为他们的学习“偏文”,其实他们都是理科学霸。在去参加青春诗词大会决赛的路上,一个小时的车程里,5个人全程在讨论牛顿力学,有不同观点时互不相让争得不可开交。

中雅培粹学校语文教研组组长金路说,学校诗词学习氛围一直很浓,为了让他们爱上诗歌,初一开学时会花上好几节课的时间给他们讲《中国诗歌发展简史》,让他们了解诗词的脉络,也会选一些重要的诗人和篇章出来绘声绘色地说给学生听。往往几节课下来,同学们都成了中国诗词粉丝,爱上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