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北宋时盛行此曲,万树《词律》以为取义于“卖卜算命之人”。双调,四十四字,上下片各两仄韵。两结亦可酌赠衬字,化五言句为六言句,于第三自豆。宋教坊复演为慢曲,《乐章集》入“歇指调”。八十九字,前片四仄韵,后片五仄韵。

  

  《卜算子·我住长江头》宋代:李之仪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冯照评李之仪曰:“姑溪词长调近柳,短调近秦,而均有未至。”对于柳永和秦少游来说,他的诗还逊色一些。这首词是李之仪的代表作,姑溪词中的精品,一方面是因为李之仪作词之功底,另一方面也因为他真实的感情。该词作于北宋崇宁二年,仕途不顺的李之仪被贬太平州。女儿及儿子相继去世,与他相濡以沫四十年的夫人也撒手人寰,李之仪连遭不幸,跌落到了人生的谷底。此时的他又巧遇一位色艺双全的歌伎杨姝。她理解他,仰慕他,可以称得上是他的知音。得知音若此,李之仪心中的爱和相思奔涌成这首绝唱。

  

  这首词非常通俗易懂,却又回环往复,感情曲折深厚。唐圭璋《唐宋词简释》云:”此首因长江以写真情,意新语妙,直类古乐府。引言相隔之远,次言相思之深。换头,仍扣定长江,言水永无休时,恨亦无已时,末句,言两情不负,实本顾太尉语。“简言之,我住在长江的上游,你住在长江的下游,想到我们喝的是一江水,更增添了不能相见的丝丝惆怅。这份思念之苦也许只有等到江水枯竭才会停止吧。只希望你的心思和我的心思一样,便不会辜负我。

  

  李之仪取法民歌,热情大胆地直叙爱意,像一个天真情深的山野女子,以水喻情也常见于民歌中,李之仪词取之乐府,以女子口吻写相思,意境情境,含蓄隽永。女主人公像南朝乐府的女主人公一样,大胆热烈地追求爱情,对爱情忠贞不渝,表达的情感与“侬作北晨星,千年无转移”“我心如松柏,君情复何以”中是高度相似。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