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期日志,今日更新后续治疗情况。

一名确诊中国人在泰的抗毒日志:愿用亲身经历,换同胞平平安安

确诊第二日:喝水仍像刀割一样疼痛

要说确诊之后的不适症状,最明显的是鼻子不通,呼吸困难,以及喝水的时候,喉咙像刀割一样疼!

.....尤其是吞咽的那瞬间,特别难忍,类似于上呼吸道感染咽喉肿痛加强版。

但总的来说,全身总体症状较轻,没有出现行动不便等重症。

确诊第二日,清晨6点起床,洗漱完毕,护士送来了新冠药物“法维拉韦”(9粒),感觉这药又大又多能当饭吃,早餐都省了。

一名中国人在泰确诊的抗毒日志:呼吸困难,喝



上午8点,早餐还是来了,护士还为我带来了治疗鼻塞的通气药物,并为我测量了血氧值,一切指标都正常。

为了进一步测量新冠耗氧的真实度,我在早餐之前跳了十分钟健身操,汗如雨下的测量,血氧饱和度依然99%,护士说这是良好迹象。

在此需要说明的是,泰国护士在新冠治疗期间只起到日常起居的照顾作用,但是症状沟通仍需要通过Line社交软件与医生直接联系。

一名中国人在泰确诊的抗毒日志:呼吸困难,喝



确诊第二日,主治医生对我的治疗是来自身心两方面的,医生非常关心我孩子的核酸检测情况,并且再次安慰我不用担心,孩子和家人确诊,都会安排在同一个病房,医生全力治疗。

吃过早餐,传完各项身体指标后,全天病房时间可以自由分配,看剧也行,飞檐走壁也行,DJ打碟也可以,总之不能离开病房。

至于我,我开启了“电话轰炸模式”,借着通讯,拖着指标机,隔空处理外面的事情。

一名中国人在泰确诊的抗毒日志:呼吸困难,喝



需要提醒在泰同胞的重要事项——买保险。

在我确诊证实后,我的保险公司已经宣布承担所有费用,甚至主动去追回我已经在医院支付的检测、治疗费用,不会让我有经济上的烦恼。

疫情期间,保险对于在泰中国同胞而言,是很有必要的,毕竟在海外治疗新冠,费用会根据病情变化上涨,无法估计。

有保险覆盖,一切用药和治疗都可从最优考虑。

一名中国人在泰确诊的抗毒日志:呼吸困难,喝



确诊第三日:身体上没事,精神上被医院吓得半死.....

第三天,照旧6点起床,区别是吃药改9点了。医院说我情况好转,减次减量。

法拉韦拉,从9粒变成了4粒。

症状是轻了,但后来猛然惧怕起新冠后遗症之类的事,开始拿着食物猛闻猛舔,时而鼓掌,时而蹦跳,眼神里充满了智慧,生怕新冠偷偷把我的“色声香味触法”满门抄斩了。

一旁的护士在旁边低声说道:别白费力气了,你不会闻到气味的....

那句话,晴天霹雳,几乎把我吓出心梗。

正当我准备接受命运的时候,护士说,你知道你为啥闻不到么?

那是因为....因为....

因为你鼻子里全是鼻涕啊!来!这是餐巾纸!清理干净!再闻!

啊~烦死了~这死医院天天都这么吓我!

谢天谢地,嗅觉味觉,都在,灵敏的很,喉咙也没有这么疼了。

全身上下也经过了医生专业检查,没有异样,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一名中国人在泰确诊的抗毒日志:呼吸困难,喝



中午睡了个午觉,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有种得了重流感满血复活的感觉。

可能是医院感应到了我心情好转了, 又开始吓我了。

我确诊至今,内心是担忧且自责的,虽然一年来从未参加饭局,从未前往人群拥挤处,但确诊的铁证真的让我害怕,我害怕我把病毒传染给孩子、其他家人、好友、同事。

我确诊后,第一时间通知了所有认识的人(不管近期见没见过),结果每个人鼻孔捅烂了,血都抽干了,反反复复全是阴性,周围无一人确诊。

此处再说一次谢天谢地,别人的平安,就是自己最大的喜悦了。

至于自己为什么阳性,疾控厅和医院都在查,目前的证据显示我没有任何影响他人的高危行为,也没有去过风险地区。

不管了,自己阳性就阳性,不抱怨,不焦虑,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天将降大祸于斯人也,必先使其懵逼....”

查不出,那就查不出吧。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接受事实,积极配合治疗,争取早日康复,回归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