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亥年十月廿六。小雪(节气)。天晴微冷。

  时光如流水潺潺。一转眼,秋天便随桂花的香味一道渐渐地飘远了,冬天在满街的黄叶飘零里悄悄地来临了。

  这季节的风干燥微冷,这季节的原野荒草离离,这季节的心情悸动而惆怅。

  

  此际,彼际。

  此城,彼城。

  习惯了漂泊和颠簸,也习惯了喧嚣和落寞,却唯独不习惯离别。这离别,有时是短暂,来日还能重聚;有时是永恒,此生就此别过。

  花开花落,月缺月圆。庄周梦蝶,亦梦亦真。

  距离上次归家已有一个半月的光阴,距离上次叠字更有将近五个月了。心里有很多话想说,手却写不出来,不知是心倦了,还是手怠了?

  这季节的风干燥微冷,这季节的原野荒草离离,这季节的心情悸动而惆怅。

  此际,彼际。

  此城,彼城。

  

  习惯了漂泊和颠簸,也习惯了喧嚣和落寞,却唯独不习惯离别。这离别,有时是短暂,来日还能重聚;有时是永恒,此生就此别过。

  花开花落,月缺月圆。庄周梦蝶,亦梦亦真。

  距离上次归家已有一个半月的光阴,距离上次叠字更有将近五个月了。心里有很多话想说,手却写不出来,不知是心倦了,还是手怠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