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外》的故乡斑斓

《东城外》,谢新源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21年6月版,48.00元。

□ 柳建伟

凡优秀的作家,都是头上顶着故乡的蓝天,脚下踩着坚实的故乡大地,才创作出了自己独一无二、色彩斑斓的文学世界的。写不好故乡的作家不是个好作家,大概是错不了的一个判断。相识三十年的老友作家谢新源,显然也是一个笃信文学源于故乡理论的坚定实践者。他早期的《阳光裹着记忆》《阳光点燃心灯》写的是他的故乡河南……他的新作《东城外》,同样写的是他的故乡河南。这三四十年的坚持和固守,让谢新源的文学世界有了高度的辨识度,有了独一无二的认识和审美价值了。且《东城外》更是有了突破,用青年文学评论家文剑先生的话说,新源这部散文集里的文字,“试图在历史和文化的视野中,重新认识与定义故乡的创作尝试:他的乡土散文的亲情伦理性与历史文化散文的学识涵养性得以水乳交融”。

相识新源已接近三十年,之前,他已有多部长篇散文、散文集、报告文学集、人物传记问世,但以散文写作成就最大。他来自中原河南黄河北岸温县一处颇为古老的乡村东城外。从他这部集子里数十篇叙说家乡生活的作品可以明显看出,写作的时候他是带着自己的思索和情怀,回到他曾经生活近20年的故乡,用心贴近足下的乡土气息和大地色彩,怀想从前,将童年、少年、青年时代初期的生活体验和经历,写成一篇篇精致且绚丽、厚重且大气的文章。

从这部散文集中犹是可以看出,新源的每一篇散文皆真实内心情愫的表达。现在年逾花甲以及身处喧嚣都市的他,通过对过往岁月加以回溯和观照,欲以表达的应该是对过去岁月的一种态度,而这种态度经过时光的沉淀和发酵,已经是一种诗意的云淡风轻般的倾诉,或悠长的回味,并成为历史之记忆,所以,此书里他的大多数篇什虽然并没有从历史、社会、文化的宏大视角去审视故乡,回味童年和岁月,但容量却并不小,细流中隐含着磅礴,细腻中穿缀着结实和饱满。

新源深怀感恩之心、爱悯之心,多情地书写出他心目中可爱可亲的乡亲乡民。他或她们要么人生平凡、要么生活清贫、要么身位卑微,但毫无例外他们或她们被传统文化所浸润过、熏陶过的躯体上、情怀中,永远闪耀着温暖、悲悯、仗义、厚道的人性之光,《映天雪》里的父亲和武爷、《师傅们》里的冯师傅、《麦香》里的老李、《记忆中的两棵树》里的德禄爷、《铁匠铺》里的何师傅;《彩虹下的印痕》中的张姥姥、《借火》中的堂奶、《装阳光于摇篮》中的梅娘……在他的笔下人与人、人与物、男与女、老与少,像被岁月淘洗出的金子。他或她们的人生就也像金子一样在闪烁光泽。

无数的写作实践验证了这么一个道理:离乡间越近的作家,对于生活的认知就越深刻。新源的笔触从一开始就深入到了故乡肥沃的土地、故乡风雨起伏的岁月;深入到了故乡深邃且厚重的历史,故乡浓郁而悠远的文脉,还原、追索、重现了他心影中那个既古老又年轻、既破陋又美丽、既沉寂又喧闹、既文静又活泼的故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