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4日至7月15日,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2020-2021)“恒源祥文学之星”全国总决赛在山东济南举行。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已连续开展15届,是目前影响广泛的全国性、公益性作文赛事,已成功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本届大赛以“生命的底色”为总主题,经过大半年的层层选拔,150多名优秀的中学生从全国两岸三地、15个赛区的近3000多万名参与者中脱颖而出,最终入围总决赛。所有入选全国决赛的参赛选手通过听说读写综合考评,最后由大赛主办方评选出全国20个“恒源祥文学之星”和20个“恒源祥文学之星”提名奖及4个单项奖。本次在为期三天的赛程中,通过笔试作文、口试、即兴演讲,综合展现了全面的文学素养及语文能力。参赛选手们在现场沉稳地即兴发挥,或引经据典,或旁征博引,或妙语连珠,或思维缜密,侃侃而谈地精彩表现,一次又一次的惊艳了评委团及现场观众。
因疫情防控需要,本届大赛总决赛广东参赛选手通过线上方式参与总决赛。经过激烈角逐,最终,本报承办的广东赛区四名选手都获得了优异的成绩,其中来自广州市增城区凤凰城中英文学校的张婷瑜获得“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恒源祥文学之星”及全国一等奖;深圳市福田区外国语学校方振樾、广州市黄埔区北京师范大学广州实验学校王梦莹、揭阳市普宁市勤建学校中学部陈镇森获得“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岭南文学之星”及全国一等奖。本期选取其中两名同学的优秀作品供读者评鉴。
一纸诗书,年华与共
广州市增城区凤凰城中英文学校 张婷瑜  指导老师:钟秋葵
早春悄然而至,带走了冬日寒冷,春雨淅淅沥沥,敲打在青石板阶,也敲打在我心头。忙里偷得半日闲,我坐在庭院屋檐下,捧一纸诗书,细细品味那唐诗宋词中的年华色彩。
唐诗是生命中的暖色,是胭脂一抹,更是海棠初绽。它端然大气,停驻在千百年间,像漫天星子,璀璨又明艳。
指间摩挲书页,伴着芦笛悠扬,我走入了唐朝的繁华色彩。几行诗书,透出青莲居士内心的瑰丽与雄奇。不管是“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自信,还是“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乐观,抑或是“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的豪迈,无一不是盛唐气象,开阔,洒脱,奔放,浪漫。因为有了李白,盛唐的热烈的红漫卷诗书,留存岁月。这位从碎叶城中走来的诗人,他的生命里,希望从不遥远,眺望皆灿烂的阳。这样的肆意潇洒和乐观豁达,让我为之沉醉。这一字一句,仿佛都走入了我的生命,为我染上最初的那抹明亮的色彩,为我营造了一个比现实更高的精神世界。也曾遇到低谷,也曾伤心落泪,但总有那抹明亮,盛开在心头。它是寒夜中指引旅人归来的那盏渔火,它是尘烟弥漫时更加清晰的那束光。它低语“人生若波澜,世路有屈曲”,它低吟“虽长不满七尺,而心雄万丈”......个人一时的得失不过是湖上泛起的涟漪,人活一世,心所向往的,应是更高远的方向。
宋词便是生命中的冷色,俏丽中透出一丝清冷。它是幽兰一朵,亦是明月一弯。
泡一壶花茶,闻着氤氲水汽中携来的花香,闲看流云,沉醉在宋代的婉约色彩中。一字一句中,我触及到了易安居士内心的多情与浪漫。她有“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娇俏,也有“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轻愁,更有“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的自在。因为有了易安,宋词更添了几分风雅。这位走过盛世与乱世的才女,半生曲折坎坷,却能活得那样随性自由。一卷诗书,几坛佳酿,在深巷旧宅看云起花开便足矣。这样的明朗清新,自在自得让我难以忘怀。一卷卷宋词,仿佛都融入了我的生命,在我生命的画卷上染上那一抹最初清丽的色彩,指引我追寻更高层的精神世界。亦曾遭人误解,亦曾浓愁难消,却无论如何都有一抹宁静,停驻在身旁。它是黑夜中透出莹光的婵娟,是冬日寒雪中枝头上那一点俏丽的红。它呢喃“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它吟诵“难言处,良宵淡月,疏影尚风流”……种种涌上心头的愁绪,早已被宋词捎来的清风吹散。于是我更明白,面对人生的风雨,总有另一种消解的方式,我要做的,便是保持一颗平静的心。如此,便能在风雨里,赏见别样的美。
静坐庭院,此时春雨已停,扉页已合上,我嘴角噙笑。无论这个世界如何喧嚣,无论我的生命如何灰暗渺茫,我都不会失却内心的富足与安宁,因为我的生命的底色里有这一纸诗书带来的一片鲜亮。
存在我记忆里的诗篇
揭阳市普宁市勤建学校中学部 陈镇森  指导老师:黄敏娜
诗篇,总是用一些优美的词来组成深入人心的句子,深深烙印在人们的心中。诗篇不仅是时代的印记,还能够完美反映诗人的情感,更能用这种情感将各个时代的人联系起来,超越时空,储存于人们的记忆当中,为人们的生活增添别样的色彩。
不管时代怎样更迭,政权怎样更换,“情”都是所有诗人在描绘和追求的共同的情感。“情”可以是爱情、友情、亲情等等。古代诗人在诗篇中表现出的对于爱情的向往,对于友情的赞扬,对于亲情的感伤,都无不表现出情感的记忆。其中,爱情的描绘总是能令人记忆深刻。爱情可以天真如“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也可以挚爱如“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它可以平凡如“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也可以珍惜如“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然而,在众多的描写爱情的诗篇之中,我最喜欢的,便是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
辛弃疾在这首词中所描绘的元夕场景,可以说为佳人初遇描绘了一个绝佳的环境。在“星如雨”的夜空之下,繁星眨巴着眼睛,都在期待着和有情人相遇相知。春风吹过,周围的树与花草,自然界的一切景物,良辰美景,赏心悦事,都为和佳人的相遇增添更多的美好。在这样的场景中,花好月圆也具象化地展现了出来,在为这般幸福一一呈现最佳样貌,为这初遇的心动,增添一丝羞涩。这也让我想到一对老夫妻的相遇。在他们所处的那个时代,文艺工作者并不多,而先生便是其中一个。那时,正值少年时代、意气风发的他,又怀揣着些许青涩。晚饭后,在巷子尽头的一亩田地,借着月光,拉着小提琴,与虫鸣合奏,演奏出的美妙乐声,连那麦田里未成熟的麦穗也跟着音乐声翩翩舞动。在那时,对于爱情充满着无限向往的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怎么会不被此景所吸引?于是,有一个姑娘每天在那麦田附近不远的小河边,边听着这小提琴曲,边织围巾,与先生的音乐一同开始,一同停止。日复一日,秋冬到来,姑娘的两条围巾也便织好了,羞涩地送到先生面前,两人在这乐曲与围巾之间所建立的情愫也渐渐牢固了。那环境为这对恋人所营造的氛围,也令这情感与夏季一晚上的虫鸣,越发浓厚。随着夏季结束,秋冬到来,两人对对方无声的爱慕,产生了美好的情感。或许,这就是辛弃疾词中“风萧声动,玉壶光起”的最佳诠释,而当两对恋人正式相知相遇,也就有了“一夜鱼龙舞”的景象。
“情人眼里出西施”,心生爱慕时,不管何时何地,这心之所向的人,总是完美无瑕。“蛾儿雪柳黄金缕”中将一切美好的、漂亮的事物都来代表自己所爱的人。这心中所想的人就如同仙女下凡,在自己的心中留下了无法平息的倾慕。当对方走过,留下的那些美好,总能令人沉溺其中。“笑语盈盈暗香去”,也在心中留下了那抹“暗香”和“笑声”,在自己的爱慕里,在自己的感官里,慢慢映射出恋人的美,形成最完美的形象。可惜,“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等沉溺在这其中反应过来时,那人早已混入人海,无影无踪。
总要努力去争取一下,大胆追求一次,去令对方感受“换我心,为你心,始之相忆深”的感觉。只因为,不想就这么互相错过彼此。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美好的诗句,总能给人带来找到对方的希望。它不似“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的这种无奈,又没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这种相思又没有希望见到的离愁,反倒像那元夕时节繁华热闹的集市夜晚,雪花从空中飘落中也带着温暖,那温暖是这心中的“他”所给予的。要寻找在这热闹中的心仪对象的身影,便穿越人海,焦急怕错失,蓦然回首时,躁动的心便在瞬间就平静下来,只因那人,在灯火阑珊处,就有了“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安慰。
古今诗篇中所描写的倾慕,总有异曲同工之妙。佳人相逢后,过后便恢复“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平平淡淡,可相遇前的千百度找寻,以及找寻的那种心境,便是无言的情话,似老舍先生所说“旧时没有胭脂,可女子一脸红,便胜却世间一切情话。”更何况回首时,见到佳人在灯火阑珊处时的身影,心中的安慰何尝不是胜过世间情话的呢?或许在这时,这些事物都流露在流传百年的文字之内,印在记忆之中了。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茫茫人海之中所要找寻到对方是不容易的,错过便是一生的遗憾,但只要去找,便一定会像辛弃疾诗中那样的希望一般,得到蓦然回首的安慰。这或许是古代诗人们描写“情”的共同希冀,也借此在鼓励后人,将这些记忆存在心中,付诸于行动。而保存诗篇最好的方式,或许也可以是将希望寄托于诗篇之中,给任何时代的人带来力量或安慰,长久地留存在人们的记忆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