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要说起周作人,首先想到他是鲁迅的弟弟,而且同时他也是大汉奸,在民国文化人汉奸里面他

是最有名的

,因为这个他一直隐姓埋名,跟鲁迅的地位可以说是

天差地别。

文化界第一大汉奸,同时也是民国第一散文家,


鲁迅写过《纪

念刘和珍君

》,是为了表达自己对“三·一八惨案”牺牲的刘和珍她们的赞扬。其实,这次事件,周作人所做的努力比鲁迅还要好很多。这件事发生前夕,周作人就联合同校的老师发表了两篇宣言,还一定要去女师大教授学生们知识,来支援她们。

文化界第一大汉奸,同时也是民国第一散文家,


“三·一八惨案”爆发以后,周作人又陆续发布了很多文章。只可惜,卢沟桥事变改变了这一切。在卢沟桥事变前夕,郑振铎那个时候要跑到别处,还特地去找他,让他赶紧走,到抗战的后勤部队教书。可是周作人

没有听他的话。

文化界第一大汉奸,同时也是民国第一散文家,


后来卢沟桥事变已经开始了,北京大学不能在北平待着了,为了

保护设备

,那个时候的校长蒋梦麟留下了四位教授守护。特别是周作人,因他跟日本人来往密切,所以特地请求他跟日本人谈判,尽最大努力保住北大的设备。周作人完成了。周作人一开始

并不想跟日本人接触

,因为中国人一直教导孩子要爱国,谁也不想做汉奸。日本人好几次让他做沦陷区大学的老师,他拒绝了,日本人对他别的邀请,他也不理睬。

文化界第一大汉奸,同时也是民国第一散文家,


他的变化是从

1939年1月1日

开始的。那个时候,他就待在家跟过来他家做客的学生沈启无谈天说地,仆人禀报说外面来了两个人

想拜访他

,周作人觉得过年人多热闹,就允许他们进家门了。可是见到了来人,周作人突然站起,其中一个从口袋里拿

出枪

,瞄准他开枪了。周作人

瞬间倒下

。学生沈启无刚反应过来,同样遭遇不幸。他俩离开之后,人们马上把这两个人送到医院。所幸,周作人中的那个枪子儿碰巧打到了扣子上,他就是轻伤,没过一会儿就回家了,沈启无住在医院

继续治疗


文化界第一大汉奸,同时也是民国第一散文家,


要说起这个枪击案,有的版本说是日本特务的杰作,也有另一个版本说是军统特务在搞事情,可是因为

没有确凿的证据,

那个时候这件事就变成了一个悬案。后来二战结束以后,不知道是谁在美国写了一篇文章,他说自己那个时候是一名学生,因为看不惯周作人和日本人交好,所以决定刺杀。可是,就是因为这件事,让周作人

改变了


文化界第一大汉奸,同时也是民国第一散文家,


这件事过去了10天后,他做了

伪北京大学图书馆的馆长

,没过多久又做了伪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1940年12月,周作人又成了华北常委委员还有教育督办。1941年,周作人又带着手下访日,看望在战争中负伤的日军。返回中国后,周作人又听了日本人的命令,把华北大部分地区的大学、中学、小学的课本修改了一下,把日语变成了每个年级的必需学习的一门课。1942年9月,日本人的伪“华北作家协会”已经成立了,周作人是伪

“作协主席”


文化界第一大汉奸,同时也是民国第一散文家,


慢慢的,周作人从一个爱国的文人,彻底变成了一个只听日本人命令的

文坛首席大汉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