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库公路
文/高彩琴
新疆之行已过去时近一年,然而每每提起独库公路,却总是心潮澎湃。我知道,我需得写点东西,把这段行程记录下来。
---题记
去新疆之前,在规划自驾游出行路线的时候,关于是否去独库公路,我们很是纠结:去吧,据说独库公路非常危险,没有上好的驾驶技术是不敢挑战的;不去吧,去趟新疆,不去独库公路,又是莫大的遗憾。纠结良久,终于决定还是去吧,必须要亲眼目睹它的奇和险方不愧去新疆一趟!
独库公路是新疆一条纵贯天山南北的公路,从独山子到库车,全长561公里。1983年9月建成通车,使得南北疆路程由原来的1000多公里缩短了近一半,它是中国公路建设史上的一座丰碑。这条公路连接了众多少数民族聚居区,被《中国国家地理》评选为“纵贯天山脊梁的景观大道”。为了修建这条公路,数万名官兵奋战10年,其中有168名筑路官兵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由于独库公路地形特殊,急弯陡坡较多,有280多公里的路段在海拔2000米以上,受天山山区冬季降雪、结冰等自然因素影响,一年仅开放五个月,每年9月底到次年5月会实行长达7个月的冬季交通管制。
在那拉提饱览了如诗如画的草原风光后,我们驱车前往独库公路。虽然独库公路过半以上地段或横亘于崇山峻岭之上,或穿越于深川峡谷之间,但由于风景实在美不胜收,让人目不暇接,对于危险路段的恐惧已然减弱了许多。
公路蜿蜒崎岖,一路盘山而上。一边是悬崖峭壁,另一边却风景如画:青草如茵,针松似盖,油绿翠嫰;一些不知名的花儿点缀在上面,如同细腻的绣品;有零星的花儿散落在周围,又平添了几分妩媚。清风徐来,这幅天然的绣品生机盎然地灵动起来,俨然七仙女的裙摆!我是真的被惊艳到了!
由于石头的颜色不同,山体形成各种各样的图案。远处,薄雾在山腰间忽隐忽现。调皮的云儿,在山石间跳来跳去,一会站在这里,一会又蹲在那里,宛若仙子游玩在人间!
由于石头的颜色不同,山体形成各种各样的图案。远处,薄雾在山腰间忽隐忽现。调皮的云儿,在山石间跳来跳去,一会站在这里,一会又蹲在那里,宛若仙子游玩在人间!
一股清泉,从悬崖峭壁间倾泄而出。泉水落在岩石上,溅起朵朵水花,远看如天女散花,极为壮观!而另一边,深谷幽兰处,亦有淙淙流水,水声在山谷间回响,如鸟语,如歌唱!新疆是玉的产地,这水的颜色,也如玉般,干净透亮中泛着淡淡的绿!
车子徐徐前行,沉醉在如此这般的人间仙境里,全然忘了另一边悬崖峭壁的危险!直到听到开车的朋友说:“终于平缓点了,我吓得腿都软了!”这才缓过神来,于是玩笑到:“有那么夸张吗?”“你们坐车的人只顾着看风景,哪知道我遭遇了什么!”一声叹息,一阵狂笑!在短暂的休息间隙,我们有幸瞻仰了乔尔玛烈士陵园。
乔尔玛革命烈士陵园位于天山深处217国道旁的新疆伊犁州尼勒克县乔尔玛,是为了纪念为修建天山独库公路而牺牲并安葬在这里的168名革命烈士而建的国家革命烈士陵园。高耸的烈士纪念碑高20米,表面用浅色大理石装饰。纪念碑的正面用红字写着"为独库公路工程献出生命的同志永垂不朽!"背面基座上镌刻着修建天山独库公路时壮烈牺牲的烈士的姓名。纪念碑右侧的"天山独库公路纪念馆"及文物陈列室陈列着数百件当年修筑天山公路的工具和图纸,还有烈士们的照片及修建公路的图片等。看着这些实物,照片及对独库公路修建过程的介绍,不禁对修建公路的英烈们肃然起敬!
泪,不知不觉已夺眶而出——为这些无私奉献的英雄们!一百多名烈士,大都是二十岁左右。其中最年轻的,才十八岁!生龙活虎的年华,他们却已长眠在这里!

除了这些英烈们,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乔尔玛烈士陵园的守陵人——陈俊贵!
陈俊贵,男,辽宁人,1979年从辽宁入伍来到新疆,加入了修建独库公路的队伍。1980年4月6日,部队被暴风雪围困在天山深处,面临断炊的危险。四名战士奉命带着最后的干粮出门求援,在风雪弥漫的生死关头,班长把最后一个馒头给了年龄最小的陈俊贵。冰天雪地中,班长把生的希望留给了陈俊贵,自己却无声无息地倒下了。班长临终前的遗愿是希望死后能埋葬在附近的山上,永远看护着战友和这条路。1984年退伍后,陈俊贵为兑现对班长许下的承诺,带着妻子来到新疆,成为了乔尔玛烈士陵园的守陵人,这一守就是30多年!
他说:“回到新疆天山脚下,就是为了一个情字。当时,班长把生的希望给了我,把死留给了自己,在我的心中,班长永远活着,我要用一生的时间来报答!今生今世我要守在班长的墓前,让班长永不寂寞!”
一个敦厚诚实的退伍军人,一段朴实无华的往事描述,在场众人皆已热泪盈眶!这种朴素而真实的感动,让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接下来前往独山子的一段路程,虽然依然险峻,但我却觉得是种享受!流着感动的泪,心里无数遍地重复着乔尔玛烈士墓碑上的一句话:路,是躺下的碑 ;碑,是竖起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