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最终,那个人只成了你生命里的过客,而你们最终的结局,也只是没有结局。但那段时间,那段情,就像黄泉碧落里生长的彼岸花,成了你生命里不可磨去的,长在心间的一颗朱砂痣。

  (一)等一场雪,候一个人

  已是入冬许久,却未曾瞧见冬雪的丝毫痕迹,仿佛是生命里那些曾如千堆雪般重要的人,不愿再彼此相见联系似的。

  而你,只能随缘且待。只是心底,依旧存有执念,期待一场冬雪,期待浩大的飞雪,落在发上,肩上,手心里,化成轻盈的水滴,然后相融无声,相伴生暖。

  飞雪,一片一片地,从昏昏沉沉的天幕倾泻而下,在你的世界里漫天飞舞,如花,润养你干涸久违的心,轻轻地酥软,直至荼蘼,不要命似地。

  有人说,一朵花,从盛开到凋谢的过程,就是一条爱情从怒放到消亡的轨迹……

  那么此生独恋上一碰便轻柔融化不见的飞雪,是不是预示着,我的爱情连一场烟火绽放的时间都没有。

  所以,我从十七岁开始,就喜欢安静地聆听每一朵花开的声音,珍见每一片雪花落下的身影。它们,是那样的柔,是如此的碎,是这般的不易察觉……

  (二)相见,只与你堆一场流年的雪

  像期待每一个没有到来的明天,期待与你相见,在一场浩大的风雪里。飞雪,一片片的,像花,擎缀枯枝。我在风雪里,采几钱烹茶,想来,那热热的茶气,必是如那雪天里薄薄的雾气一般,氤氲,如画。

  而她从那画中,着素衣白纱,青丝绾发,缓缓走来,和我共谱一曲蒹葭。浸墨,点砂,执子之手,在那漫天的飞雪里,与你共堆流年落下的雪花,就像笃定五百年的回眸可换回来生一见,笃定这世间的情深不假。

  吴侬软语,凝眸相守,我抚琴,她舞袖,飞雪作景,曲终,雪落罢,方散。

  (三)一曲情重,一夜烛花

  只是,她还没有来。我端坐在风雪里,持续地抚琴谱一首曲子,流年的光阴,在指尖下轻轻流转,绽放。不问又多了几缕经年的忧伤,不问苦等又少了几许锦瑟年华该有的风情妩媚,覆了谁的孤独。亦不伤,未曾相濡以沫,这些年华岁月的苦候是否值得。

  皑皑白雪,做我青蜡,一曲情重,一夜烛花。

  一弦一弦地拨弄,一音符一音符地弹奏,将心底的爱,无瑕地曝露,等待她的出现,等待她的作答。若一直无人,则青丝绕指,发不白,人未死,等候,便不散。焚香,燃蜡,灰烬堆积了多少处,全都不管。哪怕此生绝琴也罢,也只愿为一人,守候至日暮天涯。

  若不见她影,此曲便不终,此情便不散。

  三世见我皆如此,我见三世亦如此。

  (四)或深或浅,都是一份执念

  夜雪,雪打芭蕉,芭蕉摇窗,窗声寂寥。

  安静地听,用心去呼吸,那些雪花仿佛落在了心里,凉凉地,惆怅得如同前世的那抹箫音。

  昨日,去老家,刚到的时候,天空就下起了雪。

  一点一点,一片一片,像上演一场华雪,愈来愈大,直至落成漫天飞散,将世界其他的所有事物,都隔在了雪花的底下…… 穿着一件厚大的风衣,蹲下身去,看屋檐下干净无尘的地面。一片又一片的雪花,轻缓地落下,渐渐,凝成一晌月华。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不敢触碰,就像一生唯此一次的爱情,生怕一碰,就顷刻烟消云散,再不复见。

  这飞雪,终是来了。

  在雪中,看着飞雪绽放飞舞的样子,微笑。

  这样的一个雪夜,雪花盛开的声音,显得是如此的别致。安静地开,妖娆地开,开得无所顾忌,开得一意孤行。毅然,决然,如同化茧成蝶的那一瞬间,咬破樊笼的壮美……

  在雪花落在睫毛上展开的那一刹那,我突然无比的释怀。生生世世,时光一直在走,一刻不停地走,如花美眷般的爱情,亦是如此,一直在随着光阴流走,走远。

  只是那份对于纯净爱情的念想,或深或浅,于岁月里,都是一份执念。

  曲终,人,依旧未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