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是很多人期待的一次巴菲特股东大会,这样的投资界年度盛事,可能以后并没几次了。

在巴菲特今晚发表讲话前,不妨看下他在1998年10月15日在佛罗里达大学商学院的演讲,这是巴菲特最经典的演讲,没有之一。

经典的东西,每次读都有不同的感受。

各位同学,你们毕业之后未来会怎样?我简单说说我的想法。

在这所大学,各位能学到大量关于投资的知识,你们将拥有成功所需的知识。

既然能坐在这里,各位也拥有成功所需的智商,还有成功所需的拼劲。

你们大多数人都会成功地实现自己的理想。

但是最后你到底能否成功,不只取决于你的头脑和勤奋。

我简单讲一下这个道理。

做空和做多一个同学的未来,你选谁?

奥马哈有个叫彼得?基威特的人,他说他招人的时候看三点:品行、头脑和勤奋。

他说一个人要是头脑聪明、勤奋努力,但品行不好,肯定是个祸害。品行不端的人,最好又懒又蠢。

我知道各位都头脑聪明、勤奋努力,所以我今天只讲品行。为了更好地思考这个问题,我们不妨一起做个游戏。

各位都是MBA二年级的学生,应该很了解自己周围的同学了。假设现在你可以选一个同学,买入今后一生之内10%的收入。

你不能选富二代,只能选靠自己奋斗的人。请各位仔细想一下,你会选班里的哪位同学,买入他今后一生之内10%的收入。

你会给所有同学做个智商测试,选智商最高的吗?未必。

你会选考试成绩最高的吗?未必。

你会选最有拼劲的吗?不一定。

因为大家都很聪明,也都很努力,我觉得你会主要考虑定性方面的因素。好好想想,你会把赌注压在谁的身上?

也许,你会选你最有认同感的那个人,那个拥有领导能力,能把别人组织起来的人。

这样的人应该是慷慨大方的、诚实正直的,他们自己做了贡献,却说是别人的功劳。我觉得让你做出决定的,应该是这样的品质。

日本公司把生意做得很大,

但是净资产收益率太低

问 1:请谈谈您对日本的看法?

巴菲特:我不研究宏观问题。

我就想啊,伯克希尔可以在日本以1%的利率借到十年期贷款,1%的利率!我就琢磨了,我45年前听了格雷厄姆的课,一辈子都在研究这些东西,我要是用点心,收益率应该能超过1%吧?应该能做到吧?

我不想承受汇率风险,所以我必须投资以日元计价的标的,只能投资日本房地产或日本公司,收益率超过1%就行,因为我的资金成本就是十年期利率1%。

我一直在找,一个都还没找到,你说有意思吗?日本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很低,大多数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只有4%到6%。如果你投资的公司本身都不赚钱,你也很难赚钱。

有的人能做到。我有个朋友,沃尔特?施洛斯,当年我们都为格雷厄姆打工。我一开始买股票就这么买的,买那些股价远远低于营运资金的股票,从定量分析上看非常便宜的股票,我把这种投资方法叫捡烟头。

在大街上四处溜达,看哪有烟头可捡。最后发现了一个,上面带着口水,看起来很恶心,但是还能抽一口,于是弯下腰把它捡起来,免费抽了一口。

有的股票和别人扔的烟头一样。捡起来免费抽一口,扔掉,然后继续在大街上四处溜达,接着捡。一点都不体面。

捡烟头的投资方法管用,但是用这种方法买的都是资产回报率很低的生意。

时间是好生意的朋友,烂生意的敌人。如果长期持有一个烂生意,就算买得再便宜,最后也只能取得很烂的收益。

如果长期持有好生意,就算买得贵了一些,只要长期持有,还是会取得出色的收益。

我现在在日本没找到值得买的好生意。或许日本公司需要改变一下文化,管理层应该更注重股东利益,更注重提高股票的回报率。

别说现在日本的大多数公司收益率很低,连日本经济繁荣的时候,也是如此。

真是很奇怪,日本有不少公司占领了巨大的市场,却没几个值得投资的。日本公司把生意做得很大,但是净资产收益率太低,最后就出问题了。

我们在日本还没有投资。只要日元保持1%的利率,我们会接着找。

会致命的事情,哪怕万分之一概率也不做

问 2:传言说您是救赎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买家之一,到底发生了什么,能给我们讲讲吗?

巴菲特:最新一期的《财富》杂志,封面上是鲁伯特?默多克,其中有一篇报道,讲了我们是如何参与的。

这件事非常耐人寻味。

说来话长,我从我们开始参与时讲起。那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我接到了一个电话,说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出大事了。

那天晚上我要参加我孙女的生日聚会,然后要飞到西雅图,和盖茨一家乘船游览阿拉斯加,行程是12天。

后来,我在船上,和外界联系很困难。之前我也接到过几次电话,但在周五下午接到的那个电话里,我知道真是出大事了。

我认识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那些人,和其中一些人还很熟,我临时接手所罗门的时候,他们中的很多人当时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