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音员: ……结果是GDI军队继续后撤并失去了重要的阵地。在其他新闻方面,安东斯拉维克的尸体根据叛徒的习俗在明矾厂的炽热火焰中被熔毁。另外一则相关的故事,我们悲痛地得知我们的同事,欧克桑娜克丽丝图,在她住处附近一次隧道倒塌事件中丧生。官方判定这期致死事件属于意外。

  [斯拉维克走进指挥舱拿欧克桑娜开玩笑]

  斯拉维克:我听到你的死讯了,中尉。安息吧。

  CABAL:兄弟会陷入了混乱当中,一次战略机遇自己浮现了。

  欧克桑娜:他们不顾一切都想要一个新领袖。

  斯拉维克:我会消灭哈桑剩余的精锐卫队,人们将在凯恩之名下倒向我们。

  斯拉维克&欧克桑娜:凯恩虽死犹生!

  蒙塔克龙套驾驶员:我们已经到了班加西边境。

  CABAL:我们要与之交战的精锐卫队师位于这里,在此岛上。

  斯拉维克:摧毁桥梁切断他们,这座岛是个坟墓。

  CABAL:打掉敌人的电力,并保住你自己的。

  欧克桑娜:有一支大军正从南边接近,他们的指令是保护那些卫队,不过我想他们可以马上被劝降过来。座标:广播工作室。给我弄支工程师进那座电视台里,我会搞定剩下的事情。

  CABAL:控制了媒体,就控制了人心。

  斯拉维克:我们上。、

  第三个任务:

  播音员:根据轨道上的费城内部的可靠来源证实,GDI科学家正在研究生化武器来对付无辜平民,把致命病毒释放到……

  [“已死”的欧克桑娜不客气地坐了进来和播音员大眼瞪小眼]

  播音员:呃,这真是一个惊喜。

  欧克桑娜:请吧,继续说。

  播音员:[一副大义凛然(或者说慷慨赴死)的样子] GDI军队领袖所罗门将军据说已经变得……精神不稳定……

  [被欧克桑娜从后枪杀]

  欧克桑娜:[淡若平常地接口说下去] 另一则新闻,哈桑将军贫弱无能的统治在今天已经被推翻了,兄弟会内的军队都奋起到新领袖的旗下把Nod团结起来:安东斯拉维克——被凯恩的灵魂之手从死亡中复活,他已经澄清了所有反叛国家的罪名。他现在走上前台,来领导我们。追随他,你们就是在追随凯恩。

  斯拉维克:是时候了结哈桑了。

  CABAL:开罗。建造并保护你的基地,然后抓住那想成为法老的人。

  第四个任务:

  [站在会堂高台上]

  斯拉维克:兄弟们!我们又再成为一体了!恶根已经被斩除了!

  [斯拉维克拔出匕首,哈桑囚犯装被押出,被匕首架在脖子上]

  斯拉维克:以凯恩之名!

  Nod众:凯恩虽死犹生!

  斯拉维克:以凯恩之名!

  Nod众:凯恩虽死犹生!

  斯拉维克:以凯恩之名!

  Nod众:凯恩虽死犹生!

  凯恩:[时隔三十余年,很“合时宜”地出现在会堂的大屏幕上] 凯恩!活着

  [全场欢呼]

  凯恩:[冷漠地望着哈桑] 基本原则,哈桑,你不可能杀死弥赛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