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克良

  任职期限:

  1998年5月至2011年10月

  ◎茅台是我一生的主题,酿造国酒就要对它负责一辈子、一百年、一千年。

  ◎为了保证茅台酒的质量,该快的时候要快,该慢的时候要慢。工作量必须服从质量。

  ◎我一直的主张都是要让老百姓喝得起茅台酒,不要把茅台酒价格提得很高,这么好的酒就要让老百姓都享受才对。

  ◎我从来没有把茅台定义为奢侈品,因为茅台的价格,远远比不上动辄几千上万甚至十几万的红酒和洋酒,就现在中国百姓的消费水平而言,只要不是天天喝,是消费得起茅台酒的。

  ◎如果要圈钱的话,我可以向银行贷款或者发行债券。但做大、做好是我的目的,不是为了个人。所以有人监管对我们肯定有好处的,也希望通过这个来加强我们的管理。

  李保芳

  任职期限:

  2018年5月至2020年3月

  ◎一酒独大,利润这么高,一定有危机,系列酒就是危机。系列酒必须降价,不降价没有人买,这么贵卖给谁?◎我们进行了反复、科学的论证,茅台稀缺的环境资源和承载能力致使茅台酒基酒生产不能无限扩大,2019年实现5.5万吨产能后,较长时间茅台不再增加产能。我们决定组建贵州茅台金融控股公司、组建茅台资产管理公司,有效管理集团公司日益增长的资产,让闲钱变活钱,让金融促增长,为实现产融结合的千亿茅台打造重要力量。

  ◎价格策略需综合考量、科学考虑,要把握节奏,不盲目、任性地攀比,这个行业不应该形成恶性的价格竞争。

  ◎茅台酒未来和现在,必须统一市场管理!要把茅台酒卖给真正喝的人。

  高卫东

  任职期限:

  2020年3月至今

  ◎就茅台而言,怎么样做好主业稳增长、扩大就业保民生,怎么样围绕脱贫攻坚、全面小康做得更多,做得更好,最大限度地为国家和社会多做贡献,是茅台最想做的事,也是茅台最该做的事。

  ◎千亿不是终极目标,而是新的起点。在千亿光环下,如果看不到茅台的问题,看不到茅台发展中的风险,看不到茅台前进中的危机,这才是最大的问题、风险和危机。

  ◎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化,茅台将始终坚持质量为本,一丝不苟地做好这瓶酒,矢志努力为消费者提供最放心的产品。

  ◎是不是实现了千亿,就可以任性了没有问题了?是不是“一瓶难求”,就高枕无忧了?是不是“一骑绝尘”,就可以睡安稳觉了?

  (朱文彬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