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一:花落一季
  夏季在不知不觉中离开了。我们在初夏开始,在夏末结束。
  如今,季节过去了,我想你会忘记我,我也会渐渐好起来,我们都会忘掉彼此的存在,成为对方心中的一个过客。
  今天,是分手的第三个月,为什么心中却还残留着对你的记忆?
  你我都很明白,其实许多事情,只要我们不去触碰了,也就不会疼痛。我按照你教给我的去遗忘那些往事。可是,为什么越想忘记,那些事情却浮现得愈加清晰呢!
  后来,我不得不将那些有着过去的回忆很小心的藏起来。直到最后,残忍的把你和我可以联系的从好友中删除,将你发给我的短信删除,将你的电话从手机中删除,可就算我藏得再好,删除得再彻底,又能怎样?我无法讲记忆清空,你早已刻在我的心中。我只能伪装,让你和所有的人都以为我的坚强,觉得我失去你,我仍然可以过得很开心。
  忘记你,真得好难。我知道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包括我对你的记忆。可为什么直到现在,我都会想起你对我说过的话,或许你早已忘记。我骗你说,我不喜欢回忆过去;我已经放下了你。其实在寂寞的时候,我都会想起你,想起许多曾经发生的事。之所以骗你,只因为希望在你面前留下我的骄傲,我不想让你看低我的尊严。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会在你面前哭吗?因为你曾经对我说过,你喜欢我笑的样子,你看了觉得很舒服。你说,你是因为我的笑而喜欢上我的。所以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流下一滴泪。因为我要在你的眼中的我,一直都是笑着的,都是美好的。其实我多想在你面前哭一回。可是我不能。我不想你是因为我的眼泪而对我产生怜悯,从而喜欢我。我不想让你施舍,你所谓的爱。那样子,我会觉得我很没有用。
  无法平息对你的思恋。脑海中的记忆如此的拥挤,冲垮了我和你来的时候的每一条路。我和你都回不到从前了。
  现在回想起当时的自己,不知说什么。那时的我以为,在一起了就是一生一世;那时的我相信,承诺了便是天长地久。那时的我认为,幸福到即使被全世界抛弃,也无所畏惧。然而,现实,终归是现实,容不得半分天真和幻想。可这是在好久以后,才想通的道理。
  离开是一点一点的割舍,痛苦在所难免。而我的心里的绝望早已溃不成军了。我知道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失去的时候就是这样。有些人慢慢遗落在岁月的风尘里,哭过,笑过,吵过,闹过,再恋恋不舍也都只是曾经,现在想起,心还是会痛,却也夹杂了许多说不清的惆怅和甜蜜,像一曲曾经深爱的情歌,歌词早已模糊,动人的旋律却一直强留在心里,挥之不去。
  花落一季,我会记得我到底在你心上,住过一阵子。
  
  篇二:花落一季,过客而已
  话不会常开,盛开只是一时,鸢尾在美,茶靡总会到。留不住,不如安静地看着它落,落一地忧伤,将记忆埋葬。
  北城别,回眸三世琥珀色。西城决,转身一世琉璃白。
  ——题记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滑冰场,闪烁的灯光振耳的dj音乐。我不熟练的操控着滑冰鞋,生怕摔倒。一个身影一闪,就与我擦肩而过!他是有着一张完美的侧脸,高高的身材,疯狂的绕着场地,一圈一圈飞速的倒溜。那一股专注劲儿,我想,他绝对不会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女孩一直关注他。此时此刻,仿佛所有的灯光都对准了他,音乐为他狂欢。他是闪耀的星,我是观众,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第二次见到他也是在滑冰场。其实我就是冲着他去的。去得有点早,他不在。我呆呆地望着入口,“他不会来了吧”我想。一丝溜冰的心情也没有,吵闹的音乐让我烦躁不安。不知过了多久,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我激动得一转头:就像是霁风明月般,我的心便已经不属于我了。我的朋友们起哄,问他要了名字号码。我有些恼了,又有些兴奋,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还好灯光够暗。在朋友的帮助下,他来到我身边,我轻轻抬头看了一眼,差点失态。我呆了,近看,这脸像是块精雕细琢的玉,不,比那玉还要精细,像女人一样美。心底里,某一根弦忽的被触动,余音绕乱了心,我的脑子一片空白,该说什么?我慌了一下——(中国散文网- )
  “我不会滑,你可不可以带我滑?”我鼓起了勇气,心像是吊在嗓子眼快说好呀,快说好呀我想着,多希望你说好呀,然后拉起我的手——
  “不好意思,我不会带人滑。”他笑着,淡淡的话语,像是会勾人魂魄的。我怎么不会恼,但是,心像是跌落了谷底,碎了一地拼凑不回。
  “没事,那你叫什么?”我也淡淡的冲他一笑,这笑,僵硬的我不自在。不是知道的么,我在心底嘲笑。
  “你可以叫我宝宝。”还是那个招牌笑容,然后,“呼”地擦过我的肩,离开。也许是意识到了尴尬吧!我尴尬地还站在那里,愣在那里,仿佛他才擦过我的肩,仿佛时间是静止的。深吸一口气,我若无其事走远,悠闲地练自己不熟练的旱冰,只是心仿佛是被抽空了,不在了!
  还是聊过几次,发过几次短信。还是开心过,疯狂过,悲伤过。后来知道,他有女朋友,是个女模,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好。我,比不上。。。
  站在六楼的窗台边,欣赏着这夜景,俯视的角度真的很美。一缕缕清风吹过耳畔,撩起了发丝。轻轻地吸气,轻轻地吐气,凉凉的,很舒服。仿佛我不属于这世界,只是淡淡地看着霓虹灯闪烁,看着车辆飞驰而过,又留下一片安静。我只是淡淡的站着,没有一丝悲喜,眼里一片宁静,心,若止水。
  在错的季节爱上错的人,是一世无奈!

散文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