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一:又是秋天,落叶时......
  又是一年的秋天,不知何时,空中萧瑟着几分秋的轮回,看着秋叶在空中留下的弧线,那个美丽的背影,远去了,模糊了,仿佛诉说着对昨天的依恋。季节里的长风如沙,转眼就是沧海桑田,也许会落泪,那一滴泪落,尘埃花开……
  又是秋天落叶时,我踏着梧桐信黄色的落叶走在风里,看着人们带着各自的悲欢离合,迎面而来,又要擦肩远去。季节本来就是这样嬗递的吧,轮回里的长风永不停息,那些写在沙上的美好,只化为一缕云烟。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相信一切都只是缘分吧,其实人生中的善恶,因果必报,只是缘分还不够圆满吧……
  又是秋天落叶时,看着枯黄的叶打着旋下落,叶落归根,一切都会回归养育他们的大地吧。尘归尘,土归土,一切尘埃落定后,你便会想起枝繁叶茂的时候的那份美丽。其实,人生也如此吧,初见惊艳,再见依然,当我们的人生中有过失落有过得失时,你便会想起初见时的那份美丽。初初相遇,那是一种怎样让人难以忘怀的情感呢?如果真的人生若只如初见,那么怎还会有“眼泪问花花不语”呢?如果真的人生若只如初见,怎么还会有“何事秋风悲画扇”呢?如果真的人生若只如初见,怎么还会有“愁绪难解是往昔”呢?如果真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一切都是“比翼连枝当日愿”了吧……
  又是秋天落叶时,当你回到那个再见的街头,你又能否找到故地重游的感觉呢。。。恐怕只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单人”了吧。期年之后,谁会又许谁一世的欢颜呢……
  又是秋天落叶时,人潮中的惊鸿一瞥,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恐怕都不能望其项背吧。人潮涌动,那个苦苦寻觅了三生的人,只是当初留在心底的一个影子吧。初见,那人或英俊潇洒,或天真娇憨,只是再见之时,又是伤心之时,因为,你还能否从那眸中找到醉人的光芒。落寞眸里相流泪,总是离人泪……
  又是秋天落叶时,当秋分到来,彼岸花开成海,此地,荒草不生。千年一系,曼珠沙华,终会变得落英缤纷吧……
  又是秋天落叶时,又是秋天,落叶时……
  这一去,就该是轮回吧……
  
  篇二:又到秋风落叶时
  一场秋雨过后,秋风起了,树叶随之纷纷落下。漫步走在上班的路上,见黄叶落了一地。有几片无意间落到脸上,划出刺刺的痛。
  秋风无情,落叶无奈。满地的落叶依依离开多情的树枝,听任凭秋风肆意摆布。黄黄的叶子时而被吹向东,时而被刮向西;时而被卷向空中,时而又被重重得摔下。沁凉的秋风与飘洒的落叶翻卷着、纠缠着,嘶鸣出呜呜的声响,让人听了顿生伤感。
  望着满地飘落的黄叶,突然觉得土地就是树叶的家,树叶经过春的萌发、夏的茂盛就完成了使命,到了秋天就该回家了。人其实不也是这样吗,在外面漂泊久了,秋风一刮、树叶一落,人就会触景生情,思乡想家的情感就会涌上心头。
  不知别人对秋风落叶是什么样一种感受,我一见到秋风落叶就特别想家。我受不了秋风卷落叶的景象,一听到秋风嘶嘶的声音、一看到落叶飘落的场景,就感到心颤身寒,甚至还有一点点惧怕,凄凉感便会油然而生。
  这种惧怕的感觉从儿时就有。深秋的时候在外面玩耍,一遇到秋风卷着树叶群魔乱舞地呼号,就赶紧跑回家里,深怕那风就是怪物把自己掠走。跑到家里关上门,坐到热炕头上才觉得踏实安心。有时秋风并不同情幼小的孩童,不仅继续吹得树叶乱飞,还吹得窗户纸哗啦啦乱响,这时心里更害怕了,只能大声喊叫:妈——害怕——!(中国散文网- )
  等到稍稍长大一些的时候,一到秋天父亲就叫我到树林里搂扫树叶。秋风怒号着在树林间盘旋,把好不容易扫到一起的树叶刮得到处乱飞。那怪异的风声,越听越害怕,赶紧把树叶装进框篓奔跑着背回家里。扫回的苹果树叶留到冬天喂羊、喂牛,杨树叶子当柴禾烧火做饭。父亲见我的框篓里装满了树叶,总要表扬一句:今天弄的真不少。
  长大后在外读书,每年一到秋风剪落叶的秋天,不知什么原因,想家的感觉难以抑制,就得给自己找个理由回家一趟。可是一回到家,心情会更加难受,父母没白天没黑夜地劳作,他们的脸如落叶一般黝黑没有血色,双手累的就像在秋风中颤抖的枯枝一样。一到秋天,是农民一年中最为繁忙的季节,父母无法停下手中的农活在家陪我,天一亮,好歹吃口饭就沉浸在秋风之中了。要走的时候,母亲都是提前把厚衣服准备好,并一遍遍地嘱咐:天凉了,要注意换上厚衣服。父亲也要说上一句:不用惦记家里,好好念书吧。
  又到秋风落叶时了。清晰地记得父亲去世的时候正是秋天,赶回去奔丧的路上,看见路两边棉槐的叶子变的红澄澄、黄灿灿的,秋风一吹簌簌落下,一如我思父念父悲伤的泪水。如今父亲去世已整整四年,他再也不能让我去扫树叶了,也不能叮嘱我要好好读书了。75岁母亲也已失去了劳动能力,孤零一人离开了老家寄居在弟弟家里。完成了对果实的衬托,完成了一树绿荫的任务,树叶就变成了枯黄,失去了夏天的生机。就像是父母亲,他们把孩子们抚育大、养成人,自己就渐渐变成了一枚行将凋零的枯叶,只能任凭岁月秋风的磨蚀和雕琢,父母的一生,真的就像落叶的一生。
  天渐渐冷了,我应该在今晚给父亲烧些纸钱,好让他在天国买一些过冬的棉衣;也更该关心一下母亲了,看她是否换上了保暖的厚衣服。
  “秋风落叶正堪悲,黄菊残花欲待谁”。走在深秋的路上,思绪凉凉的、湿湿的,秋风刮着落叶渐渐模糊了我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