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一:昨日的梦
  我知道:“当人们听到这个词,也许觉得可笑,其实我自己也这么认为,这么多年来,生命中,有那么一两件事,是我一直都在做的,那么它就是和我的梦有关。
  昨晚,从十点多钟,我看了看新闻,看到眼睛实在睁不开,才躺下,一睡着,就到半夜四点钟才醒,也没有做梦,爱人也没有打扰我,感觉真好,这些天来,孩子生病,我一宿一宿的没有睡觉,着急上火,嗓子里总想有个东西一样,难受极了,没一会,就听见孩子咳嗽声,她也醒了,我倒了点温白开水给她喝,因是半夜,似乎没有那么热了,我让她和我一起睡,我搂着她,一会摸摸她的头,一会摸摸她的手心,始终还是不放心。
  等到她不咳了,睡着了,我才睡,从夜里四点多钟直到六点半钟,这两小时的时间,我一直都在做梦,梦见我多年没有见的小琴姐,她在棉花地里捡棉花,我不知不觉走到她们的村里,棉花地里的棉花树不多,但却每一棵都结了不少的棉花朵,看见她,我很惊喜,我叫了叫一声,小琴姐,接着她就带我去了她的家里,她有两个孩子,一进家,她家里有客人,她忙了起来,待到她闲的时候,她告诉我玩微信抢红包很好玩,她还把手机递给我看,笑了对我说:“你看我抢了不少红包呢?你有在玩了,我笑了说:“有时有,但几乎不怎么玩。
  我还问道她家的孩子和爱人,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有些不开心,我没有再问了,我们简单说了几句,我就离开了,顺着那条路往回走,走着走着,我来到一座大山上,在山顶,我在找山路,我刚想走过去,从这座山,可是太高了,根本没法下脚,因为没有路,我仔细的观察着,看见了有一条是别人新挖的路,我很小心的走过去了,又到了没有路的地方,我一急只想赶紧跨过去,我刚双脚跨过,差一点要掉下去,山太高了,看不见山底是什么样子,我又退了回来,重新找路,走着走着,看见有一处台阶,虽然也很陡,但是只要慢慢的走,还是可以下山的,我一步一步的往下走,看见台阶下有一棵南瓜腾,还开了许多小黄花,看到这景,我就不害怕了,果然,来到一个村子,村子里很安静,因是夜晚,不过有月亮光,还是看得见的,我看到了一条大马路,还有熟悉的青砖瓦房,一切还是二十多年前的样子,我走着走着,忽然有人和我说话,我一扭头,原来是我的同学,他们俩在院子里写作业,那作业,是两张卷子,还有代数了,不过到现在我已记得不太清了。
  这时我想到,我有多久没有看书了,对了,我放下很久,该看看了,因为离考试没几个月了,想着想着,我醒了。
  
  篇二:曾经的阿浅,昨日的梦
  阿浅总对我说:“你看那些星星多美,有一天我也要像它们一样,站在高空,静静地注视我爱的人们。”
  阿浅是个很有灵气的女孩,一颦一动都是那么温和,眼睛从来没有固定的焦点。她会拉着我的手一直奔跑,会买很多的羊肉串,会和我一起躺在草地上看夜空。
  有时候我觉得她就像一个谜,让我看不懂,读不透。阿浅永远那么淡然,所有一切在她的眼中都是不重要的。你无法看清她的表情。我不知道她到底在乎什么,讨厌什么,我只知道遇见她就好像是命中注定。我所有的烦恼与忧愁,所有的欢乐都与她共享;我喜欢和她在一切的感觉,我一直觉得,我所说的那些,她都懂,即使她从来不做任何评判。她让我觉得自由坦荡。
  阿浅是灵魂石跳动不安的,我无法追逐,只能远远望着她,看她每天清晨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学校,看她上课的时候趴着睡觉。我知道她又在外面疯了一整夜,唱或跳,她是真的累了。(中国散文网- )
  只记得阿浅走前给我的留言:“我只是个过客,我要去寻找新的天堂,勿念。”
  阿浅给我寄来很多很多的明信片,每一张我都小心收藏,那上面印证着她到过的每一个地方。最后一张的明信片上有很美很美的冰塔,纯净透彻。
  我知道她在那个冰雪漫天的城市,我决意去找她。
  我拼命地学习,我知道我要考上那里的大学,为了寻找阿浅。她就像是我飘荡在外的灵魂,或者我只是想找回自己。
  尽管已经到了高考即将来临,想到那座冰塔,想起陪我度过无数日夜的阿浅,鬼使神差地,我坐上了去哈尔滨的火车,我不知道后果是什么,我只是固执地追随自己的心,只是简单地想看看那个我即将前往的城市会是怎样的。
  熙熙攘攘的车站,拥挤的人群,寒冷的城市。下车的那一刻,我忽然觉得迷茫。拉面的味道很重,特别辣,饿着肚子的我匆匆吃下才发现胃已经在抗议了。我住的旅馆有一个很特别的名字:逆光。
  我迫切地想要融入这座城市,它的粗犷它的细腻,我都想体会。
  我一个人在街道上溜达,看这里的人们,那些橱窗,那些树……。这一刻,我终于又和阿浅站在同一片天空之下,阿浅却不会知道。
  我在广场上看到了一座冰雕,那是一个神情冷漠的年轻女孩,屹立于群雕之中。那个女孩,是我寻寻觅觅要找的,如我一般的灵魂。我如释重负,是时候该回去了。
  我真是太过执拗了。可我相信即使阿浅她知道我来过也不会偷偷嘲笑我,她永远最懂我心。
  那座冰雕的旁边竖了一块牌子:致我的夜夜。
  夜里,我第一次梦见阿浅,她说她希望我回到自己的起点,过原来的生活,她说,这座冰雕为你而做,愿你自由。
  也许阿浅并不愿见到逃离的我。告别哈尔滨,打点行装,该回去了。
  逆光而行会刺痛我的眼睛,顺光而行我踩痛自己的影子;我向前走或向后走似乎都是错。
  两年之后,我已经在哈工大渡过了两年多的时光,我依然对这座城市充满了好奇,不断地发现这里的新事物。在这里,新鲜感一直都在。
  日子过得不温不热,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去古玩小店买些东西回来。烦闷的时候去音像店买CD,更多的时候我会呆在图书馆里,一呆就是一整天。偶尔也会写一些论文在校刊上发表。这样的日子,舒坦自在,无忧无虑。
  阿浅在窗外向我招手的时候,我正在上课上得百无聊赖,偏头却看见窗外的她。阿浅依旧温暖的笑容,更加瘦削的肩膀。
  我拉着阿浅去我常去的那家小吃店,我们点了很多很多,我喝可乐,阿浅喝啤酒,三五下就吃掉一堆。阿浅一个劲地催我多吃点,我们辣得龇牙咧嘴,眼泪盈眶。我们吃得很欢,结账的时候阿浅已经醉了,人迷迷糊糊的。
  本想打的去旅馆,谁知阿浅一直嚷嚷着不要回去,她说要看看这里的星星。我费了好大劲才把她扶到路旁的椅子上,自己也安安静静坐到她旁边。“夜夜,你看,那颗星星多亮啊!它是属于我的,可它却为所有人发光,我曾经将它遗弃,我想让它只为我而存在,我天真的以为它会有一天只属于我一个人,可是它不会,永远不会了。”
  阿浅半眯着眼睛执着地盯着那颗最亮的星星,嘴角露出微笑。“好了,阿浅只要拥有过便是幸福,其实任何一颗星星都可以属于你,属于我,可惜,我们都无法敞开怀抱去拥抱我们的幸福。”我很想很想对阿浅说抱歉,因为那颗最亮的星星现在属于我,我觉得我应该拥有它,可是我却不想生生地夺走阿浅的希望,我想她会谅解我的。
  凌晨醒来的时候,阿浅睡得正香。我洗漱完毕便匆匆赶去学校,旷课总还是不好,对于我这样的好学生来说。回来的时候,在门口就闻到了啤酒鸭的香味,阿浅使出浑身解数,忙活了一上午,一桌满满的菜摆在桌上,我想到过阿浅会做菜,却没想到会这么好吃!饱餐之后,桌子一片狼藉,若被别人看到还以为是遭劫了。我们慢慢收拾着,阿浅用抹布擦拭着碗筷,上面浮满了泡泡。阿浅说:“你看,世事就像是泡沫一样,只消水一冲便消失的无影无踪“,阿浅自顾自的笑着,“要是上面时候我可以找到一个可以坚守的方向就好了,那样我就踏实自安,最好有一个爱我的人,我爱的人。”
  我知道这就是她无法停住,必须游走四方的原因。她在寻求安稳与沉淀,可是愈是行走,愈是跋涉,很多东西也就无法凝聚。那样自由为不羁的灵魂石谁也无法掌控的,包括阿浅自己。